重度抑郁症摇头 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的自述

2018-12-18 - 重度抑郁症

我本身性格比较急,做事也快,有点好强,在没病之前我是精力非常旺盛的一个女孩子,身体没任何问题。我是2013怀孕的,孕期跟老公经常为一些琐事吵架,主要是老公经常打牌,不懂事,生意也不管,几乎什么都是我一个人。

重度抑郁症摇头

每次吵架,我都撕心裂肺,吵完就会哭,想的特别多,经常吵架完就想找个地方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每次摸着肚子自己觉得好痛苦,对不起孩子,在肚子里让他受这样的罪。整个孕期我都自己做饭,洗衣服,做生意,每天精力特别充沛,但只要和别人聊到家庭,我就会流泪。

重度抑郁症摇头

2014年剖腹产生下儿子,月子里因为婆媳矛盾,还有老公的不懂事,气的哭了好几次。但自从剖腹产后,我经常感觉没力气,头像是盖了什么东西,很重,很痛,早上起不来,但还没有影响到正常的生活。

但那时没多想,就觉得是月子没做好,带小孩累的,可能小孩大了就好了。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孩子一岁半的时候。有次老公连续一个月打牌到天亮,输了十多万,而我每天累到连上厕所都要拖着小孩。

重度抑郁症摇头

有一天我像疯了一样和他大吵大闹,声音都吵哑了,当时绝望得想吵完了就带着儿子一起去死。吵架的时候,我左前胸后背都胀痛,捂着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然后就抓住老公开始发狂地打起来。朋友在身边根本拉不住我,后来叫了两个男性朋友才拉住了我。

重度抑郁症摇头

在朋友的劝说下,我冷静了下来。过了几天,我突然发现身体感觉不对劲,说话没力气,全身感觉冷。再过了几天就感觉全身无力,手脚发软。我想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就去广州南方医院的体检科做了一个全身的基本检查,没发现什么问题。

再过了几天我喉咙有异物感,胃痛,呼吸困难,颈部疼痛,背痛,心脏早博,胸闷气短,两眼无神。我去医院做喉镜,做胃镜,也没发现问题,但整个人完全不舒服了。

我开始带不了小孩,整天睡在床上起不来,头痛欲裂,整个人快要死了一样,路都走不了。而此时我老公对我不闻不问,觉得基本检查做了,也没问题,就是我矫情。带不了小孩,我只能回娘家了。当时整个人已经走不了了,只能叫我的姐姐来接我。

当时我已经病了半个月,本来只有九十多斤,这半个月我瘦了十多斤,妈妈和姐姐都快不认识我了。回家后,我去了我们湖南湘雅的一个医院做检查,各种检查都做了,没发现问题。但我头晕的已经走不了,整个人随时都要晕倒。

这时候我特别恐惧,我想我可能得了不治之症,才会检查不出来,才会那么痛苦。家人慢慢不理解我了,我崩溃了。这期间又做了各种检查,到医院我就反复跟医生诉说我的痛苦,我身体各种不舒服。每到一个科室因为一点小问题都会开点药,花费了很多钱。

后来有医生建议我去神经内科看看。医生给我诊断的是紧张性头痛,开了奥思平,我觉得他们并没有给我做了正确的诊断,每个医生都没有理解我说的,他们都不专业。开了药回家我姐让我吃,我吃了一天因为药物副作用大,整个人更加不舒服,我就不吃了。我对就医彻底失望了,就觉得自己得了疑难杂症,那些医生都没有确诊我的病,我拒绝相信他们。

在家里我每天都躺着,害怕见人,害怕接电话,每次电话来了,我都非常痛苦。我觉得自己已经不像人了,好丑,快要死了。我被折磨得快要死了。我反应变得迟钝,明明想回答问题,可就是开不了口。每天晚上做梦,在梦里惊恐,每天起来就是频临死亡的感觉。

每天早上惊醒,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是否还活着。早上起来四肢僵硬,疼痛,像个死人,明明想起来,却起不来。我觉得自己废了,每天躺在床上就哭,不喜欢跟人说话,一说话就说不舒服。除了吃点饭,我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每天躺在床上,从早到晚我就想死。我多想就这样静静的在某一个晚上离开这个世界。没有人理解我,没有人可以帮我,没有一个医生给我准确的答案。

有天儿子在床边哭着叫妈妈抱,我的心好痛,因为我连抱他的力气都没有。我想我都已经这样了,谁来陪他长大呀,我看着他哭,我也哭。妈妈一直跟别人打探我这种情况,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病。有人说可能被什么迷上了,妈妈带我去了当地有名的一个神婆那里。

神婆看了看我,说我浑身是内伤,很痛苦的。她叹口气,摇了摇头,划了一碗水给我喝,叫我喝了出门就回家,不要回头。回家后,我直接躺床上,妈妈在楼上偷偷哭起来,因为神婆的意思大概是我活到头了,没救了。

我反而感觉特别轻松,终于有个答案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唯一舍不下就是儿子。儿子是我唯一想活下去的理由。又过了几天,妈妈带我去找镇里的一个土中医,据说专治疑难杂症,我带着无所谓去看病。

土中医是个七十多老头,态度很和蔼。他耐心听着我说,说着说着我就开始哭,我说我这里痛那里痛,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我说了好久。然后他跟我妈妈说,你们看不出她的痛,她真的好痛,你们要理解她。他划了水给我喝,给我抓了药。

我感觉特别轻松,我觉得他就是神医,因为他能看到我的痛,他能知道我是真的痛。我开始喝他的中药,虽然症状一样,但我心理没有那么痛苦了。病了几个月,我几乎断绝了和任何人来往,见人就怕,就躲。

偶尔同学和我聊天,我跟她说了一下我的情况,她建议我去心理科看看。我说我的心理没问题,我是身体不舒服,她说这两者是有联系的。她说她得抑郁症两年了,已经吃了两年的药了。当时我还不相信,我说我就身体不舒服,想死又怕死,抑郁症是想死呀,我不是抑郁症。她试着说服我,可我反而觉得她不正常,甚至觉得搞笑。

生病期间,我经常百度,有次偶尔看了歌手杨坤的一个视频,开始有点接受我好像也是抑郁症。我开始更加疯狂的查找搜索。几天以后,我又绝望又开心地哭了起来,我跟妈妈说我知道我是什么病了,我得了抑郁症。我就是抑郁症,不是简单的不开心想自杀,是身体和心理都被摧毁了,才想去自杀。

这时候我已经在深渊里挣扎了半年,我鼓起勇气坐上了车,去了医院。来到医院,我紧张,惊恐,害怕,手发抖,姐姐帮我找个黄牛花了三百块钱买了一个专家号,我第一次走进精神科,这个我不了解的,我认为是精神不正常才来的科室。

可那个专家和他的助理让我很失望,他们用不耐烦的表情和语气听着。可我是那么认真,那么辛苦的诉说呀。我是一个患者,我多么迫切的想得到一个答案:“到底得了什么病?”

医生没有多说话,就跟助理说开药吧。他问之前神经内科的教授给开的药为什么不吃。我说因为吃了更难受,我受不了。他问那你愿意吃我开的药吗。我说能治我的病吗。他说要坚持半个月。我就说你开吧。医生给我开了舍曲林,我到网上搜索看这药是否有更大的副作用。

我抱着怀疑的、痛苦的、拒绝的态度开始吃舍曲林。这期间药物的副作用,又差点让我放弃了。直到半个月以后的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的头开始轻了,没那么痛了。我开始每天坚持吃,坚持了一个月以后,那些痛苦的躯体症状好像一点点在减轻,我又主动去医院开药了。

生病期间,因为我的病在外人看来,已经是快死的人了,公婆直接不管我了,他们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没有来看过我一次,没有出过一分钱,还叫我老公不要管我。幸好老公还有一点良心,在我生病两个月后还是看了我,给了我钱治病。

在得知我有点好转的情况,老公叫我还是来广州看病,去中山三院,在湘雅附二吃了两个月药,我去了广州,在广州中山三院心理精神科,做了测试,诊断结果是重度抑郁症。医生了解我一直吃舍曲林,就给我开了舍曲林,配了疏肝解郁胶囊。

我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我怕我本不太好的身体吃不了那么多药,我坚持吃舍曲林,加的胶囊没有吃。慢慢地我开始愿意出门了,没有那么紧张了,走在人群里没有那么惊恐了。我慢慢让自己一天出门两次,就这样我开始走上了抑郁症治疗之路!

我对大家最衷心的劝告是看病不要走弯路,真的是抑郁症必须吃药!

相关阅读
  • 重度抑郁症的自救 重度抑郁症 如何自救?

    重度抑郁症的自救 重度抑郁症 如何自救?

    2018-12-18

    你好,我是精神科医生,看到你的遭遇觉得很遗憾,这也是现今社会一个共性问题,对抑郁症的认识严重不足,甚至很多人觉得抑郁症是在装。我之前一个小粉丝私信我说自己初中住校,每次回家都觉得没有自己的位置,爸爸好像只喜欢妹妹,对自己非打即骂,并因此多次出现不想活的念头,学习注意力不能集中也受到影响。小粉丝觉得很无助。

  • 重度抑郁症药物 治疗重度抑郁症的药物有哪些

    重度抑郁症药物 治疗重度抑郁症的药物有哪些

    2018-12-18

    我们一定要重视个人的心理健康,稍微不注意就会形成抑郁症,其实抑郁症有多种治疗方法,可以采取心理疗法以及药物治疗的方式,药物治疗主要是针对重度的抑郁症患者疗效较好,上下我们介绍一下用哪些药物治疗,希望对于朋友们会有一些帮助。治疗抑郁症是需要用三环类抗抑郁药,副作用很大,经济条件许可的话,尽量不要作为首选。

  • 重度抑郁症学生 一位初三学生的重度抑郁症故事 看了都会流泪

    重度抑郁症学生 一位初三学生的重度抑郁症故事 看了都会流泪

    2018-12-18

    六年了,但是发生的那些事却依然历历在目,仿佛是昨天发生的那样。六年来,多少次我在噩梦中尖叫着醒过来,多少次我躲在被子里咬着牙拼了命的不让自己哭出来。我受的委屈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三年过着对我而言生不如死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阴影。小学的我,有着很温顺的性情,但是因为不漂亮成绩也不拔尖所以并不讨老师喜欢。

  • 重度抑郁症游戏 重度抑郁症治疗费用是多少

    重度抑郁症游戏 重度抑郁症治疗费用是多少

    2018-12-18

    抑郁症自杀风险很高,一旦患者疑似有抑郁症,需引起患者及家人的高度重视,一定要及时进行专业诊断和治疗,治疗方法主要是药物和心理同时治疗。那么到底重度抑郁症治疗费用是多少呢?心理医生的收费不是很贵的,一般是在每次200元左右,具体准确到抑郁症治疗费用到底是多少,这就要看个人的情况而言,下面我们就来详细看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