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老人的痛苦 讲述 海南失独老人的痛苦坚韧与期盼

2018-02-01 - 失独老人

今年7月1日,新修改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将实施,其中“常回家看看”也入法,“空巢家庭”因此再次引起舆论关注。然而,社会中还有一种“空巢”老人,其子女并不是外出工作学习,而是不幸离世;像他们这样的失独老人无法期待子女“常回家看看”,且养老成为一大问题。

失独老人的痛苦

海南省某养老服务行业专家表示,目前,海南全省推广的居家养老服务,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由养老服务机构护理员定时上门为“空巢”老人服务,给予生活上的帮助和精神上的慰藉,帮助他们重建生活的希望,或许可以缓解失独老人的养老难题。

失独老人的痛苦

“一天见不到妈妈,我心里就发慌。”2月22日上午,海口市美兰区的蔡茹芬(化名)骑着电动车,带着两个煮鸡蛋和一些瘦肉,风尘仆仆地赶往一家养老院。今年58岁的她,患高血压、糖尿病,经常头晕,有时候甚至从电动车上摔下来。但自从其80岁的老母亲卧病在床并入住养老院以来,她每天不间断地给母亲带一些鸡蛋和瘦肉,让老人补身子。

失独老人的痛苦

“我和妈妈已经相依为命20年了,我想每天都看到她,但是在家我又照顾不过来。”蔡茹芬说,1989年,她唯一的小孩因病去世,她和丈夫遭受重大打击;但更大的打击在1993年又袭击,丈夫也不幸离世。母亲成为了她唯一的心理依靠。

失独老人的痛苦

再提及离去的家人,蔡茹芬忍不住哭了起来。自从孩子和丈夫相继去世后,周围的朋友和亲戚都很少提及,也只是给予一些生活上的帮助。蔡茹芬说,“我只有尽量不去想,不去回忆以前的生活情景。只有看开点,生活才能继续,不然就长期陷于悲痛中。”

失独老人的痛苦

2月22日中午11点,到了吃饭时间,蔡茹芬拿着自带的瘦肉和鸡蛋,让养老院的护理人员放入饭菜中搅碎,再喂给母亲吃。

今年58岁的蔡茹芬,已是病魔缠身,每天都要吃好几种药,每个月的医药费在300元左右。而她的母亲在9年前患了乳腺癌、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更严重的是,母亲去年4月份摔了一跤,到医院住院治疗了几个月,回家后出现尿失禁,排便困难;随后又紧急送进医院治疗,所以又住了7个月。

蔡茹芬说,她每天花120元请护工照顾,家里仅有的积蓄都用在了母亲治病上。钱花完后,她只好让母亲出院。“但是家里没有人照顾,由于病症多,不懂医的人照顾起来也困难……”蔡茹芬很是为难。

在朋友的介绍下,蔡茹芬将母亲送进了海口椰岛老年公寓。然而,进入养老院,每个月要交护理费2800元,这让蔡茹芬难以承担,第二个月,她就找到了该养老院的李院长,说了家里的情况和困难,于是养老院为其每月减少了300元。

母女俩都靠退休金生活,看病、吃药,买菜等,都靠退休金。据悉,蔡茹芬的母亲以前在海口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于1980年退休,每月退休金1560元;蔡茹芬是会计师,2006年退休,每月退休金1800元,两人的退休金合计3360元,除去老母亲每月2500元的护理和养老费后,还剩下860元。

“除去每个月300-400元的医药费,就只剩下560元生活费。”蔡茹芬说,这只是物质生活上的困难,而精神层面的压力却无人能知,无人能解。

蔡茹芬说,去年母亲摔倒后,急需用钱,家里又没有,于是她向美兰区民政局申请了大病救助,获得一次性医疗补助3000元;今年春节,街道办又给发放了300元的过节费。

蔡茹芬说,她打心眼里感谢政府的帮助。但是她一直担心的是,等自己老了,动不了了,谁来照顾?

家住海口市南大桥附近的秦阿婆,是一名退休老员工,现在身体还不错,2009年起,美兰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将开始对其开展上门服务,每周都去,如果有急事,该养老机构的护理员还会随时上门,进行帮助。

据护理员王女士介绍,多年前,秦阿婆的丈夫去世,其后儿子也得病去世,家里就剩下她一个人。“在2009年上门为老人开展居家养老服务时,老人说话都是颠三倒四的,意识都有些模糊,家里也乱乱的。”王女士说,通过一段时间的沟通交流,老人的状况才慢慢改善,但是,失去家人似乎成了秦阿婆心中永远的痛。几年来,老人从不会提及家人。后来,秦阿婆领养了一个小女孩,生活由此改观。

王女士说,秦阿婆刚领养孩子的时候,小孩才出生几天,现在这个孩子已经上幼儿园了。阿婆每天乐呵呵地送小孩上学、放学。然后准备好吃的,心态也好多了。“我们也经常聊小孩的成长,因为小孩就是她的希望,她的精神寄托。”

王女士说,现在秦阿婆生活逐渐正常起来,但是领养的孩子还太小,秦阿婆如今已年过六旬,等她年纪再大些,生活不能自理了,她的养老问题依然存在。对于这些事情,护理员都很少提及,也不让秦阿婆去想。“要让老人现在活得开心。”

2月22日,经多次联系,秦阿婆的家里电话都没人接,护理员王女士说,阿婆可能出去与老朋友喝茶了。

家住海口市龙华区的郑阿婆曾经家庭美满,可天有不测风云,在几年前丈夫因为脑血栓变成植物人,儿子也随即因病去世。为了照顾老伴,郑阿婆守在医院里,每天都累得不行,连吃饭都顾不上。去年12月,郑阿婆的老伴去世了。这个家,只剩了年过七旬的郑阿婆一个人。郑阿婆对生活再无希望,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多亏了龙华区阳光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郑阿婆的精神状态才渐渐好转。

2月21日,记者联系上阳光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欧女士。欧女士介绍说,郑阿婆心理十分脆弱,一看到家里的东西就想到丈夫,就一阵哭。给丈夫处理完后事,就快到春节了,郑阿婆上海的亲戚将她接去上海过年。但是郑阿婆发短信说,她一定要回海南,那里才是她的家。

据悉,郑阿婆是一名退休医生,做事情也十分谨慎,平时每一天的生活都要记录在本子上,老伴还在的时候,就给护理人员写下老伴爱吃的菜,还有老伴要吃的药,根据这些记录,护理员还按照郑阿婆的口味做了菜谱。

此前,为了照顾好郑阿婆及其老伴,该养老机构的护理员本该一周上门两次的免费服务被增加到每天一次,工作人员除了帮老人做饭之外,还帮老人整理房间,陪老人聊天排解寂寞。欧女士说,“我们主要是尊重老人的想法,一切都从关爱和关心的角度照顾老人。”(记者王洪旭)

相关阅读
  • 失独老人待遇 失独老人能享受什么待遇

    失独老人待遇 失独老人能享受什么待遇

    2018-02-01

    nbsp;nbsp;nbsp;nbsp;本报讯nbsp;“作为失独家庭的老人,现在都能享受到什么待遇政策?nbsp;”近日,有读者询问关于失独家庭待遇问题。nbsp;nbsp;nbsp;nbsp;记者从青岛市财政局、卫计委等部门了解到,为切实解决青岛市失独家庭的困难,市财政局会同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计生特殊困难家庭优惠保障政策。

  • 失独老人实施方案 失独老人护理险进入“拿方案”阶段

    失独老人实施方案 失独老人护理险进入“拿方案”阶段

    2018-02-01

    1月7日,在市政协十四届四次会议开展专题协商活动中,政协委员李坚建议,沈阳市应建立老年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以破解失能失智老人和家人的床头之困。李坚介绍,沈阳市不能自理的失智失能的老年人不低于5万人,而高龄失能老人的存活期为46年,很多失能老人不仅为此降低了生活质量,同时也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相关的医疗和养老问题也日益凸显。

  • 失独老人特扶政策 计生特扶政策暖人心 失独老人自愿捐献眼角膜

    失独老人特扶政策 计生特扶政策暖人心 失独老人自愿捐献眼角膜

    2018-02-01

    nbsp;nbsp;nbsp;nbsp;迎江区曙光社区的石小祥老人,今年已62多岁了,11年前,一场车祸夺取了独生子的生命,老人不幸成为了失独老人。2008年,计生特扶政策实施以来,社区工作人员及时上门走访,为他们夫妻俩申报了计生特扶家庭,享受了计生特别扶助政策。nbsp;nbsp;nbsp。

  • 失独老人开题报告 浅谈失独老人的养老问题

    失独老人开题报告 浅谈失独老人的养老问题

    2018-02-01

    临近毕业了,大家的论文写好了吗,下文是失独老人的养老问题,希望大家有所收获!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实施30多年以来产生了数以万计的独生子女家庭。我国目前独生子女家庭数量已突破了一亿大关。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陆续步入老龄化的行列。但是,对于独生子女家庭而言,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的风险是无法规避的。有些家庭由于独生子女的突然死亡而成为失独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