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 全面二孩放开后生育政策如何进一步调整?

2019-09-02 - 生育政策

 湛中乐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自1998年起,长年参加原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织的立法调研和专家研讨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立法咨询和调研,也多年参与联合国人口基金在中国所实施的CP5、CP6项目,作为该项目的专家组成员担任保护公民权利小组组长。

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

他是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综合改革专家组成员,多年参与推动各地计划生育改革。  作为法学家,湛中乐在2007年出版《公民生育权与社会抚养费制度研究》一书,重点研究了公民生育权的重要性和对于社会抚养费制度如何改革的设想。

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

在2000年至2013年间,他在《法学》《中国人口》等法学、社会学、管理学刊物上发表有关计划生育制度与改革方面的论文几十篇,后来汇集成《生育自由与人权保障》一书。

 2012年7月,湛中乐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人口学家李建新教授等15人发起了希望尽快启动全面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立法建议书,寄送全国人大等有关中央单位。

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

2015年3月,他和李建新教授等50人再次发起专家建议书寄送全国人大等中央单位,强烈建议尽快启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全面修改,废除生育审批制度,取消社会抚养费制度,还权于民,实现公民自主生育。

生育政策进一步放开

 湛中乐教授长年参与《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立法调研、专家研讨,提出过许多有建设性的立法建议,成果极为丰硕。他应本刊邀请写出的本文,相信对我国生育政策的调整与相关法律法规的修改完善,必将产生应有的影响。

 众所周知,以独生子女政策为核心内容的中国计划生育政策,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严格推行。其间略有微调,如放开"双独二孩"(夫妻双方为独生子女,可以生育第二个孩子),及部分省份农村地区实施的"一孩半"政策(第一个孩子为女孩,可生育第二个孩子)等。

原计生委的统计资料表明,2011年之前,独生子女政策覆盖率大概占到全国内地总人口的35.4%;"一孩半"政策覆盖53.6%的人口;"二孩政策"覆盖9.

7%的人口(部分少数民族夫妇;夫妻双方均为独生子女的,也可生育两个孩子);三孩及以上的政策覆盖了1.3%的人口(主要是西藏、新疆少数民族游牧民)。  十八大以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更加强调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

在生育政策的调整方面,连续两次作出了重大决定。第一次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单独二孩"政策出台。第二次是2015年10月29日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二孩政策"或称"普遍二孩政策"出台。

当然,这些政策的调整还需要通过法律、法规的修改来具体落实和实现。相应地,有了2013年后各地《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中相应内容的修改(当时还无需国家法律的修改,因为该法第十八条授权地方性法规去规定具体条件,而大前提仍然是国家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

这次五中全会的决定由于实施了重大转变与调整,作为国家层面的法律的个别条例必须修改,同时与之相关的个别条款也需要作相应的修改、补充与完善。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2015年12月21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会议审议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草案。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经表决通过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

修改后的计生法明确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新法已于2016年1月1日起施行。  学界一般认为,生育政策之所以作此调整,或者要推行全面的二孩政策,至少有以下五个方面原因:  1.

单独二孩实践遇冷,山西征地律师,生育率低到危险。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效果并不尽如人意。截至2014年12月,全国仅有不足100万对单独夫妇提出再生育申请,而此前的官方预计是每年增加200万人左右。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经济蓝皮书:2015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认为,中国目前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4,远低于更替水平2.1,已经非常接近国际上公认的1.3的"低生育陷阱"。

虽然也有专家表示中国已经进入"低生育率陷阱"没有根据,但不可否认的是:人口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基本要素。没了人口红利,在竞争力上就少了一枚盾牌。  2."银发危机"。这里指的是人口的老龄化问题。

从人口结构上看,现在中国的老年人口比例在不断上升,从2010年13.3%提高到2014年的15.5%。目前,中国已成为人口老龄化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老人生活旅居问题也在不断凸显出来。据联合国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

这就提出了一个严肃的课题:出生率降低,年轻人越来越少,今后谁来工作、谁来纳税、谁来养活数以亿计的老年人?  3.

"刘易斯拐点"隐忧。从目前的现状来看,低生育率和老龄化是中国经济"刘易斯拐点"提前出现的关键诱因。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大量的富余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在催生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也导致了目前农村问题频发。

以"老幼病残"为主的农村人口结构已逐步凸显了农村经济的增长乏力。  4."失独"现象成为社会之殇。近些年来,我国家庭规模不断缩小,从1982年的4.43人缩减至2010年的3.

10人,独生子女家庭超过1.5亿户,家庭的生育、养老等基本功能有所弱化。社会中的失独家庭人数在一定时期可能还会有所增加。这种社会现象对于人们形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5.男女比例失衡严重。

我们可以将1950到2014的64年时间划分为4个时期,而每个时期的男女出生比例都与背后的经济社会和政策因素变化相符。计划生育政策自1980年开始强化,这分别体现为城市的普遍"一孩"和农村的普遍"一孩半政策"。

在重男轻女思想依然普遍和B超逐渐普及的情况下,可能促使男女出生比例节节升高,从1980年的107.4上升到2004年的121.1。  无论如何,对于生育政策的调整,是一件非常值得肯定的事情。

也许有的人认为应该更早一些。但是我们深知,一项被宪法确定为基本国策的计划生育政策,一项被执政党长期推行的公共政策,本身的调整要受多方面因素的制约,要进行调整并非一件简单和容易的事情。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敢于担当,能够从大局出发,从国家与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也从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出发,注意听取专家意见,注意广大人民群众的需求,对于推行30多年的生育政策进行调整,也是特别应该称赞和肯定的。

 我想,在2016年,让每一个家庭和每一个民众最能感受到的就是生育政策的变化,将可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跟他们的家庭成员直接或间接地存在某种关系,二孩政策的出台最受人关注。所以,普遍二孩政策的出台是得民心、顺民意的。从我们法律人的角度讲,它是"还权于民"的重要体现,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宪法中的"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

 在新中国的历史上,我们都深知执政党的政治决策十分重要。但在提倡依宪施政、依法执政的今天,在提出加快法治国家建设的过程中,法律毫无疑问地成为我们最重要的依据,尤其是政府各部门依法行政的根据和准绳。

也由于我们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重大决定中谈到,一切重大改革都应当于法有据。所以,一项非常利好的政治决策最终还应通过法律程序来对法律进行修改,使得它们彼此一致、和谐,而决不能形成政治政策与法律的"两张皮"。

正因为如此,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法律并没有取消有关的社会抚养费条款,也没有修改其他有关法律责任的条款。跟这一期间有关社会人士的期望还存在一定的距离。

 这次具体修法体现在:1.将第十八条第一款分为两款,作为第一款、第二款,修改为:"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两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再生育子女。

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代表大会或者其常务委员会规定。"增加一款,作为第四款:"夫妻双方户籍所在地的省、自治区、直辖市之间关于再生育子女的规定不一致的,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适用。"2.

将第二十条修改为:"育龄夫妻自主选择计划生育避孕节育措施,预防和减少非意愿妊娠。"3.将第二十五条修改为:"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夫妻,可以获得延长生育假的奖励或者其他福利待遇。"4.将第二十七条修改为:"在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期间,自愿终身只生育一个子女的夫妻,国家发给《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

"获得《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按照国家和省、自治区、直辖市有关规定享受独生子女父母奖励。

"法律、法规或者规章规定给予获得《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奖励的措施中由其所在单位落实的,有关单位应当执行。""获得《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的夫妻,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的,按照规定获得扶助。

""在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期间,按照规定应当享受计划生育家庭老年人奖励扶助的,继续享受相关奖励扶助。"5.删去第三十六条第三项中的"实施假节育手术"。  该法的修改,主要侧重在生育政策的调整上,而不是根本变革。

其授权限制条款的存在和社会抚养费制度的保留等,在一定程度上仍然反映了立法者或最高决策者对完全取消生育审批和废止社会抚养费制度后的某种担忧。担心人口的剧增会给资源和环境、社会带来不必要的冲击。但恰恰忽略了生育权利是公民的基本人权这一最重要的内容。对生育二孩以上子女仍然保留审批或者社会抚养费征收的规定,反映了这次修法的局限性与不足。

相关阅读
  • 生育政策中国人口 2019年生育政策有望全面放开

    生育政策中国人口 2019年生育政策有望全面放开

    2019-09-02

    伴随育龄妇女人数逐渐下降趋势和人们生育意愿不强的现状,生育政策有望今年全面放开。一、人口负增长时代加速到来2019年1月3日,中国社科院人口所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的《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No.19》指出,长期的低生育率会导致高度老龄化和人口衰退,从而给社会经济带来多重挑战。

  • 生育政策彻底放开 梁建章:生育政策年底应该就会完全放开

    生育政策彻底放开 梁建章:生育政策年底应该就会完全放开

    2019-09-02

    梁建章:生育政策年底应该就会完全放开梁建章很像一台情绪克制、周密运转的机器,他对人际的漠然,并不意味着他对世界的冷漠。文《中国企业家》记者李原编辑尹一杰见到梁建章时,北京秋高气爽,天空湛蓝如洗。采访前,梁建章走到国贸柏悦酒店61层酒廊的窗边,安静地望了一会儿远处连绵的西山,自然之美让他松弛了下来。这样惬意的时刻对于在梁建章身边工作的人眼里并不多见。

  • 生育政策调整最新方案 优化生育政策调整方案

    生育政策调整最新方案 优化生育政策调整方案

    2019-09-02

    普遍允许二孩与提倡适当晚育不会造成人口失控。虽然也面临人口老化严峻挑战,但比现行生育政策不变或只开放双单独生育二孩方案能更有效减缓老龄化在大多数政府官员、学者和民众达成现行生育政策必须尽快调整共识的同时,当前quot;只开放双单独夫妇生二孩quot;似乎成了生育政策调整的主体方案。所谓quot;双单独夫妇生二孩quot;指夫妻双方或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可以生二孩。

  • 生育政策调整 多地生育政策调整 2018年生育政策调整细则解读

    生育政策调整 多地生育政策调整 2018年生育政策调整细则解读

    2019-09-02

    人口专家、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有生育愿望的家庭,会在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第一年就进行生育,随着生育愿望下滑,出生率也会有所下降。为应对这一情况,各地的生育政策日趋积极。辽宁省明确提出,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