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娶越南新娘真实经历

2018-02-08 - 越南新娘

越南新娘:大陆客赴越相亲全过程(组图)

到越南相亲去

2010年,中越建交60周年。官方的庆典还没有进行,民间的热潮已经开始。先是有南京生意人老戴发帖宣称,"花3.5万娶回越南老婆",据说见面礼金才100元。紧接着,月收入不到2000元的重庆农民工洪林,也跃跃欲试想抱个越南媳妇回家…… 仿佛一夜之间,"到越南找老婆",成为网络上最热闹的词汇。

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与"凤姐"和"选秀"等话题一道,"越南新娘"刺激着中国两性社会的神经。原本,"越南新娘"的含义,在中越上千年的交流史里,仅仅意味着上千年的通婚,其基础是国界两侧共同的文化、习俗和信仰。

近年来,"越南老婆"又带上了贩卖妇女、买卖婚姻等负面色彩,并被解读为中国低阶层男性的婚姻梦。然而,"到越南找老婆"的梦境,现在已经蔓延到中国的大城市,并被高收入都市男性远征赴越求偶的现实所证明。

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南都周刊》此次跨国调查,也沿着如斯的脉络进行。记者在越南见证这些中国大陆寻妻客求偶过程的同时,也在解读赴越中国都市男性群体的婚姻心态,并揭示商业利益捆绑下跨国婚姻的风险,以及新婚家庭不明朗的未来。

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一个在酒店等待相亲的越南女孩 腾龙旅店的日与夜

"越南新娘",这四个字对于初到腾龙宾馆相亲的中国男人们来说,如同真假未知的幻梦。从"闪恋"到"闪婚",快餐式的跨国婚恋模式,在这个旅店每日上演。南都周刊记者_许十文 实习生 吴曙良 王敏琳 越南河内、海防报道 3月第3周的一天,来自北京的赵海,倚靠在越南海防市腾龙旅店(Thanh Long Hotel)的房间,那张深褐色的沙发上。

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午后的天气有点潮闷。这个39岁的单身男人,看着天花板,呆了半天。 "在北京,我经常做梦,做梦回到了这里(腾龙旅店)。

"他对《南都周刊》记者说:"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我才发现自己躺在中国的家里。我会恍恍惚惚地想,究竟哪个是现实,哪个是梦?" 作为一家网站的老板赵海,已经是第二次来到海防了——他还想再试一次。上回,他在腾龙旅店相中了一个漂亮的越南女孩,但犹豫了十几天,他始终下不了决心,把这个女孩娶回中国去。

越南新娘真实相亲过程

带领赵海来到腾龙旅店的是老戴,一个最近在互联网上知名度很高,号召男网民到越南找老婆的40岁男人。他的相亲团里,有来自中国上海、深圳、广州、沈阳、北京、石家庄等六大城市7名"团友",他们决定到越南来,都是因为看到了老戴的博客——记载着老戴与越南老婆阿银的相亲故事,抨击中国的城市女孩;这一路上,从南宁,到河内,到海防,老戴和赵海们一路上谈论的,也都是如此。

男人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寻找越南老婆。

婚恋气息包围着这些来自北国的男人。腾龙旅店位于一条叫做良庆街(Luong khanh Thien)的马路边,附近的大饭店们每周举行至少一场以上的婚宴,而马路西侧则配套着数家婚庆用品店。从玻璃大门进入腾龙旅店,所有人都会经过一个由奶黄色地砖、抽象浮雕画、多米立克廊柱和东亚假山装饰的饭厅,然后发现,巨大的"囍"字张贴在饭厅的尽头。

"越南新娘",这四个字对于初到腾龙宾馆相亲的男人们来说,如同真假未知的幻梦。

从3月17日开始,这些来自北国的男人,开始与一批又一批的越南女孩见面。旅店为来客们提供从"闪恋"到"闪婚"的全部场所,从二楼客房间的相亲,到一楼饭厅的结婚。腾龙旅店的店员们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了,他们看惯了相亲的女子在楼梯上上下下,看多了异国男人们的兴奋、失落或者犹豫——每一次聚餐,每一个夜晚,他们都会谈论遇到的越南女孩,还有他们经历过的爱情。

越南民众和小贩们每天在旅店外聚集,离散,但哪怕是腾龙旅店附近的本地人,都不知道,这一幕幕的奇异过程,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

阿涛和阿翠 阿涛的新婚

3月17日上午,腾龙旅店开始热闹了起来。当老戴和赵海们到达时,上一批相亲团成员、来自中国东北的阿涛已经在举行婚礼了。初到腾龙旅店时,除了老戴外,包括赵海在内的男人们,大多都表现得沉默而谨慎。他们提着各自的行李,穿过腾龙旅店的饭厅,从楼梯走上二楼的客房。

在楼梯的尽头,一幅半旧的木质浮雕画刻画着三名越南女子,穿着红黄色的长袍,彩带飘飘,垂目修长,弹奏着不同的乐器。面朝浮雕左转,第一个房间,就是阿涛的新房。

自从上一批老戴带来的相亲者离开后,40岁阿涛一直和他的准新娘住在这里。曾经离过两次婚的他,形容自己是"啪的一声"就来越南找老婆——刚与中国太太离婚一个月,他在网络上看到老戴的博客以后,立刻办理护照飞往越南,然后迅速相中了19岁的越南姑娘阿翠,前后共花了四五万块人民币。

"我这个叫做最后一搏了。"阿涛坐在临时铺上花红毛毯的床上,搂着阿翠对大家说,"我老婆漂亮吧?这事儿呀,宜早不宜晚!你不早选(越南老婆)的话,就给人家就挑走了!"阿翠不明白自己的新婚丈夫在说什么,一边看着阿涛,一边看着这些新来的相亲郎,自个儿也笑了起来。

阿涛的亲身"示范"引来了团友们的兴致。老秦,一位来自南方大城市、年纪超过50岁的学者,对新娘的年轻很感兴趣,还向大家列举杨振宁的例子:"杨说自己被翁帆照顾得很好。

我认为那个女人还是爱他的。这么大的年龄,不下很大的决心怎么会嫁他呢?我觉得呢,翁帆还是有胆量的,并且还敢于牺牲。" 新房里,年轻的伴娘也引起了来访者们的注意。她穿着白色的镂花蕾丝长裙,蹦来跳去,时而躲在人们背后,时而捂着嘴,用越南话兴奋地笑喊。

"她可以作为我的备选吗?"赵海站在房门问老戴。 "当然可以。"老戴回过头来,拍着赵海的肩膀说,"我叫养妈跟她说就好了。" 由于女方的亲朋大多来自海防市区之外,阿涛的喜酒在中午就开始了,腾龙旅店也播起了激扬的音乐。

在主持人声嘶力竭的鼓动中,阿涛和他的越南太太站在"囍"下切蛋糕,喝交杯酒,而老戴熟悉的养妈"阿珍",以及老戴的越南老婆阿银,则忙着在旁边为他们翻译。在向宾客祝酒的时候,阿翠和父母都只喝了一点,她的中国东北老公显然觉得不过瘾,一仰头,把满杯红酒都闷了下去。

赵海用手机给未来的岳母展示他所在的城市—— 北京

速配开始 腾龙旅店的客房看起来就像中国的招待所,有的朝向嘈杂的马路,有的则没有一扇窗口,顶上还挂着陈旧的镜面反射球。不过简陋的环境没有消减中国客人们的兴致。婚宴过后,男士们聚集在一起,坐在沙发,或者躺在床上等待相亲。

在赵海的房间里,大家不约而同地,又谈起了伴娘。 "你喜欢那伴娘吗?那个女孩,你能接受吗?"老秦问赵海。当得到肯定的回答时,他挥舞着手臂,演讲一般总结:"样子过了关,起码算过了门槛了吧。我在中国(没有找老婆),就是这个原因。

男人就是视觉动物,样子过不关,后面的就不想谈。" 当时针转到了下午5点,老戴开始在走廊里朝各个房间叫喊:"女孩子们来了"。男士们迅速地回到了各自的房间,腾龙旅店的二楼立刻安静了下来,所有门都被带上了。

木楼梯响起了脚步声。老戴熟悉的"大养妈"阿珍来了。阿珍是一个中文流利的肥胖中年妇女,手机不时响起,她的身后跟着几个同样是养妈的大龄女人。这些女人各自带着两三个到五六个女孩,聚集到腾龙旅店二楼的走廊。女孩子们有的穿着简单的牛仔服,有的穿着旧式的丝衫,大多数都勾着手指,站在那里,等待长辈们的调遣。

相关阅读
  • 越南新娘歌曲 骗彩礼持枪打伤新郎 “越南新娘”湖北落网(图)

    越南新娘歌曲 骗彩礼持枪打伤新郎 “越南新娘”湖北落网(图)

    2018-02-08

    本报讯(记者万勤通讯员吴淼)小车超员,一查,车上都是越南籍人员,再查,搜出一把仿真枪,再一查,原来这是一伙跑路的“越南新娘”。前天上午10时30分许,省高警麻城大队民警在黄冈北省际卡口执勤时,在检查一辆号牌为闽CE的银灰色小轿车时,发现该车超员(核载5人,实载6人),且司机出示的驾驶证与本人不符。

  • 越南新娘集市 被中国人戏称越南新娘集散地 这处水上集市却热卖

    越南新娘集市 被中国人戏称越南新娘集散地 这处水上集市却热卖

    2018-02-08

    提到越南新娘,就不得不提位于越南直辖市芹苴市的采朗水上市场。采朗水上市场也被中国人称之为“越南新娘产地”,是许多人饭后戏称到采朗就能带回一个越南新娘的神奇地方。但大多数存在着一种误解每天早上五点左右,蜗居在水面上的村民便要划着船去赶集。满载船里的货物大都是新鲜蔬菜水果,不过也有头脑灵活的人载着些小玩意飘在河面上向来往的村民推荐。

  • 越南新娘相亲团 越南新娘是不是很贵啊?唐人街越南相亲团是不是可以找到?

    越南新娘相亲团 越南新娘是不是很贵啊?唐人街越南相亲团是不是可以找到?

    2018-02-08

    越南新娘是不是很贵啊?唐人街越南相亲团是不是可以找到?大概45万人民币吧。还得个人有房子,个人月收入2千以上(小县城)一线城市5千以上,有的每年还得往娘家汇钱。(基本上不嫁往农村)相关的婚介机构大部分在广西,其他省市好像不多,南京有一家(老板好像叫老戴)。热心网友2010102越南新娘是不是很贵啊?唐人街越南相亲团是不是可以找到?:大概45万人民币吧。

  • 越南新娘被警方遣返 小伙花4万元买越南新娘 因无护照女方被警方遣返

    越南新娘被警方遣返 小伙花4万元买越南新娘 因无护照女方被警方遣返

    2018-02-08

    人不是商品怎么能买卖?可是不少单身汉将眼光放到了境外,打起了“买”新娘的主意。近日,南通市海安墩头派出所就查处了一名非法入境的越南“新娘”。12月12号下午两点半左右,墩头派出所联防队员接到群众报警称,一名衣着单薄、举止古怪的女子出现在辖区内。联防队员赶到现场,女子始终闭口不言,看到她冻得瑟瑟发抖,队员只能先找来厚实的衣服给她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