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独者之家中国最早失独群体网站

2018-04-25 - 失独者

解说:这个网站叫"失独者之家",被描述为中国最早的失独群体抱团取暖的网站。网站罗列了和失独群体有关的新闻,大家通过论坛发帖互相安慰。与此同时,还有更多失独者通过网聊群聚集在一起。周振龙就曾是北京一个网聊群的群主,他告诉我们,群里的失独者,最多的时候有一百多人,大家非常活跃。

失独者之家

周振龙:只有我们之间谈到孩子的时候,我们是无拘无束无话不说的,我们不可能跟别人去谈,别人有的人理解,可能会帮助你,有的不理解你的人觉得你活该,你说完了,把我们的气氛都搞坏了。

解说:目前,各地都有失独群体自发组成的小团体,他们经常组织聚会,旅游,周振龙也曾参加群里组织的聚餐活动。他说大家一起放声说笑,大吃大喝,能暂时忘却烦恼,但人群散去后,问题仍然生硬的存在。

失独者之家

周振龙:我经常接到,晚上有时12点,他们群里边人的电话,是一个什么状况?有的就说老伴儿又跟我吵架了,喝完酒以后闹事,把孩子死了所有的责任都归在我,要跟我离婚,动不动就摔东西,你说我怎么办呀?我求求你,你给我想想办法,让我想办法,我能想什么办法,我怎么帮?还有的找几份工作,打工还钱,房子卖了,没有地方住,下着大雪给我打电话,我真的苦啊,我就一个人在马路上溜达。

失独者之家

解说:在孩子离世后,失独父母之间互相埋怨,继而离婚的情况并不少见,但有部分失独的爸爸抛下失独的妈妈,另辟一段婚姻,只为不让自己无后。这样的结果使一些失独母亲的处境更加艰难。

潘京东:曾经我们那个群里头有一位,住在北京郊区,她就一个人,是孩子的母亲,退休金只有1300块钱大概,租了一个很小的一间房。这个房子也要支出600块钱,身体又多病。我们原来一块儿,大家伙去看望她,当时她想不开嘛,要自杀,后来大家是劝她,也是一种抱团取暖的行为吧。我们就是劝说,然后给她一定的鼓励,让她继续生活下去,要相信国家是能帮助她的,主要是从这方面。

失独者之家

周振龙:像网聊群来讲,聊到两点的三点的很多很多,睡不着觉,无法入睡,这种精神状态很普遍。只有安静的时候,只有晚上的时候聊天,有人跟他聊天他开心,这种状态下,您说什么问题发生不了。

解说:潘京东和妻子栾春丽都还在机关单位工作,每月几千块钱的收入,足够老两口日常的花销,但女儿去世前10天的治疗就花掉了26万元,如今还欠着11万,夫妇俩为了还债,平时十分节省,有病能扛则扛。

失独者之家

潘京东:我爱人心脏病,血压也高,我呢,糖尿病,然后还有一个颈椎,还有其他的一些疾病。我现在我都不去看病,我是想只能等到退休有时间去看病,现在看病也太贵了。

解说:近年来,高龄失独母亲通过试管婴儿,手术生育孩子的新闻时常出现,这些夫妇之所以冒着高风险,承受痛苦折磨,除了抚平心理的创伤之外,也是因为对于今后养老问题的担忧,老无所依是摆在所有失独家庭面前的无解难题。

潘京东:我爱人这次瞧病,从(2013)5月份到上个月所有治疗,包括要提供的一些东西,我不下一百个章,就是我去做,跑这个医院跑那个医院,包括打这个针。一个地方领药,一个地方瞧病,一个地方输液,我现在年轻可以去帮助,假如我70岁我80岁,我能伺候得了吗?这个问题很现实,没人管。

栾春丽:自己动不了的时候,比如病了,喝水喝不了,你像俩人还可以互相照顾,就一个人的时候,你没有人来帮助你,没有人来管你。

相关阅读
  • 失独者纪录片 一部关于失独者的纪录片《白月光》

    失独者纪录片 一部关于失独者的纪录片《白月光》

    2018-04-25

    《失独者》这部影片围绕两个失独家庭展开,“失独家庭”是指只生育了一个孩子,孩子在年满18周岁后意外死亡的家庭,影片讲述了两个失独家庭在独生子女遭遇意外身亡后所面临的生活的不幸和坎坷。这些家庭有个特殊的称谓失独家庭,失去孩子对家庭而言是莫大的悲剧,在中国尤其如此,因为很多人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他们的离去让父母悲痛欲绝。

  • 失独者的后悔事 六旬失独者试管龙凤胎的2015:妈妈 不要变老

    失独者的后悔事 六旬失独者试管龙凤胎的2015:妈妈 不要变老

    2018-04-25

    160;160;这是六个孩子的故事,也是献给所有孩子的故事,在即将结束的2015年,他们的命运有了不同的转折。悲伤和希望,苦乐与警醒。孩子,是最不该被遗忘的。160;160;六旬失独者诞下的试管双胞胎茁壮成长,百色助学网受害少女在努力走出阴霾,曾被村民驱赶的艾滋男童走进了特殊学校。

  • 失独者是什么意思 240名失独者集体进京申请补偿:死后谁葬我(组图)

    失独者是什么意思 240名失独者集体进京申请补偿:死后谁葬我(组图)

    2018-04-25

    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遭遇灭顶之灾的不幸;他们大多经历过上世纪50年代的经济困难、60年代的“文革”浩劫、70年代的上山下乡、80年代的一胎限制、90年代的分流下岗。在积极响应“只生一个好”的计生国策后,唯一的孩子却不幸离世;他们发现,自己的人生已然从主流中掉队,老无所依。记者于鹏图张帅文山东潍坊失独者陈红。

  • 失独者之痛谁来安抚

    失独者之痛谁来安抚

    2018-04-25

    nbsp;nbsp;nbsp;nbsp;nbsp;nbsp;9月15日11时30分,郑州城东路上一家酒店的二楼大厅已几乎坐满。这是一个115位失独老人参加的聚会,没有眼泪在飞,灿烂的笑容几乎挂在每个人的脸上。这是一个民间组织实践三年的探索,证明只要努力,明媚的阳光也可以照进失独家庭。但是他们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