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2018-04-10 - 俄罗斯人

 俄罗斯人的姓名全称由名字、父称和姓三部分组成,男女性别的不同,一般在词尾的变化中表现出来。此外,尚有各种各样的小名、爱称和昵称等。

在古俄罗斯,任何一个词都可以用来作为人的名字,人们把名字视为自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认为幸福或成功、疾病或死亡、坚强或软弱等,往往和名字联系在一起。当时,人们的名字更多的是浑名、绰号,它们五花八门。有些名字反映了父母的情绪和他们对孩子的感情,如“日丹”来源于“等待”一词,意味着“盼望的孩子”;“米利亚”来源于“亲爱的”一词,意味着“可爱的孩子”。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有些名字根据孩子的外表而取,如“库德里亚什”——一个卷发的孩子,“洛班”——额头高或宽的人。

有些名字则表示孩子出生的顺序或他们在家庭中的地位,如“别尔夫什卡”——第一个孩子,“弗托里亚克”——第二个孩子,“奥金涅茨”——惟一的儿子, “鲍尔沙克”——大儿子, “门沙克”——小儿子。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如果孩子出世时恰逢春天,常常会给他取名为“维什尼亚克”,因为这个季节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而如果孩子在冬天降生,往往会取名“莫洛斯”,即寒冷之意。有的名字和人的职业相联系,如“柯热米亚卡”,表示这个人是制皮匠。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有些名字则和植物、动物的名称有联系。有些名字与不好的、不美的事物联系在一起,是贬义的,如“格良兹努哈”源于“肮脏的”一词,“扎赫沃基”源自“生病”一词,这些难听的名字是起预防作用的,保护孩子免受邪恶、死神的侵害。古俄罗斯人相信,恶神对用这样名字的孩子不感兴趣,也不会加害他们,这些丑陋的名字甚至能够吓住一些恶神而保护孩子的安全。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10世纪末,东正教传入古罗斯。弗拉基米尔大公娶了拜占庭的公主为妻,把东正教定为国教。从此,俄罗斯开始了一个东正教统治的时代。同时,由教会在洗礼时取教名的习俗也传人俄国。这就是说,根据教会的规定,必须在洗礼时给孩子取名,所取的名字就是这一天或出生至洗礼之间几日内所庆祝的那个神的名字。

俄罗斯人的名字(一)

这种教规名字记载在教会的日历上,所以又称做日历名。而其他一切名字都被宣布为非教规名字,是不允许给孩子取的。因此,从10世纪末开始,教会名字逐渐取代古俄罗斯名字,到17—19世纪,古俄罗斯名字已经完全被遗忘,也停止使用了。

这样,十月革命前,俄国的所有孩子取的都是教会名字。因此,过去俄国人给孩子取名并不自由,而且名字的范围相当窄,绝大部分孩子的名字大多取自200多个最常用的名字中。

据统计,每千个男孩中有240个取名为“伊凡”,每千个女孩中有200个取名为“玛丽娅”。这些名字都来源于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古犹太等语言。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并不十分重视个人名字有什么意义和来自何方,但是,每一个名字就像其他词一样,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最初的意义。几乎所有出自古希腊语的名字,都强调人们精神或体质上的优点,如“安德烈”——勇敢的,“叶夫根尼”——高尚的, “葛利高里”——精神十足的, “列昂尼得”——狮子般的, “叶卡捷林娜”——纯洁, “叶莲娜”——光明的, “卓娅”———生命,“伊林娜”——和平,“拉利莎”——海燕,“塔吉扬娜”——创办者。

大多数拉丁名字也表示人身上好的品质,如“维克多”——胜利者, “瓦连京”——健康的, “维塔里耶”——有生命力的,“娜塔利娅”——天然的,“玛林娜”——海洋的。古犹太名字与古希腊和拉丁名字的区别在于对待上帝的态度,如“丹尼尔”——上帝法庭,“伊凡”——上帝赠给,“伊利亚”——上帝之力,“叶利扎维塔”——敬仰上帝的, “玛丽娅”——上帝所爱的。

俄罗斯和斯拉夫的名字也有自己普通的意义,如“瓦吉姆”——莽汉,“鲍里斯”——为光荣而斗争,“拉达”——可爱的,“柳德米拉”——热爱人的。总之,俄罗斯人的教会名字来源于国外,从10世纪以后逐渐在俄罗斯广泛流行和使用。

沙俄时期曾经形成了一个教士尤其是僧侣使用的名字类别,教士和僧侣们要改变自己的世俗名字为僧侣名字。斯拉夫字母的创始人基里尔这个名字就是僧侣名,他的世俗名字是“康斯坦丁”。这类僧侣名逐渐地分离出来,世俗之人几乎不再使用,如“尼康”、“安德洛尼克”、“巴拉基”等。不过僧侣名与世俗名使用同样的字母。

十月革命后,教会与国家、学校分离,父母获得了给孩子自由取名的权利。人们给孩子们取名大多不讲究内容,只要听起来美丽动听即可,也有些是带有纪念意义或表示父母殷切希望、良好祝愿之类的名字。于是,出现了一些十月革命前没有见过的名字。

新名的创造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是父母们自己开始组成新名字,力求以此反映发生的新事件、新思想,如“列夫米拉”——世界革命,“列夫捷特”——革命的孩子,“奥克吉勃林娜”——十月革命, “尼涅尔”——“列宁”拼音的倒读等。

其次是开始广泛采用外国名字,尤其是为女孩取名,如“埃维林娜”、“爱利扎”、“若娜”、“黛安娜”等,当然也有给男孩取的,如“托姆”、“爱德华特”、“埃米尔”等。如“朱丽叶”的名字就来自莎士比亚的悲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等。

在30年代,给孩子起外国名字的风气达到高潮。第三是某些古老的斯拉夫名字开始复兴,如“斯塔尼斯拉夫”、“柳芭娃”、“维利斯托夫”等。总之,给孩子取新名字成为当时的一种时髦和风尚,许多人给自己孩子取的名字都有具体的含义,力求避免毫无意义的字母组合,使人们明白它的意思。

然而,在俄语中,名字与意义不联系的传统极其根深蒂固,仍有许多人对新名字不习惯,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取了新式名字,大多数孩子取的仍是传统名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