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2018-01-23 - 大青龙汤

    我的前面一篇文章说了感冒的事情,今天正好研究了一下大青龙汤,碰到一些明理的人,终于搞明白这个温病的做法了,唉,所谓寒包火不就是大青龙汤症吗?哈哈哈。什么内热那不是有石膏、杏仁吗?什么桑菊饮、银翘散可以站边去了,果然感冒发烧本来就是受寒了,还清热解毒,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现在终于正本清源了。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下面是网上搜的节选大茶药写的大青龙汤使用的来龙去脉,他把麻黄量减小,使得发汗能力减少许多,更安全一些。

看样子可以这样,发烧内热用大青龙汤原方发汗,感冒咽喉肿痛就用本方将麻黄量减少同桂枝量。   唐代药王孙思邈氏在暮年所编《千金翼方·卷九·伤寒上》叹云:“伤寒热病,自古有之,名贤睿哲,多所防御。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至於仲景,特有神功,寻思旨趣,莫测其致,所以医人未能鑽仰。尝见太医疗伤寒,惟大青、知母等诸冷物投之,极与仲景本意相反,汤药虽行,百无一效。……夫寻方大意不过三种:一则桂枝,二则麻黄,三则青龙,凡疗伤寒不出之也。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其柴胡等诸方,皆是吐下、发汗后不解之事,非是正对之法。术数未深,而天下名贤止而不学,诚可悲夫!”且以桂枝汤、麻黄汤、大青龙汤等,在临床有多少伤寒和温病,皆能应手而愈,在世上却难以通行,所以孙氏有不学不用之叹!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自明、清时代以来,温病学家几乎将时病皆视为温病,又大倡仲景方不能治温病之说。 明代王肯堂氏《证治准绳》中早就有“故圣人悯之而医药兴,医药兴而天下之人不死於病,而死於医药矣!

”王氏这种愤世嫉俗之言,虽则过之,但温病学家时用贵重药品,耗民资财,则不少见。 清代吴鞠通氏所著《温病条辨》,吴氏自诩与仲景《伤寒论》有“一纵一横之妙”,在其辛凉轻剂桑菊饮方下注云:“水二杯,煮取一杯,日二服。

大青龙汤原方 感冒发烧 温病 大青龙汤

二、三日不解,气粗似喘,燥在气分者,加石膏、知母。舌绛暮热,甚燥,邪初入营,加元参二钱、犀角一线。”我们大家知道,服仲景方药在症状中如带有喘息,服药后未有不能祛者。

但如上述服吴氏药,“二、三日不解,气粗似喘”,意即反而增加喘息,而转为必须用贵重药物犀角3g之证。仲景书中万万没有如此教人者,怎么含有一纵一横之妙,令人失望。在《温病条辨》中除此一方用犀角,不计其他贵重药物,尚有化斑汤、清宫汤、清营汤、牛黄丸、紫雪丹、局方至宝丹之类,皆含有犀角。

 在大村光明氏发表《大青龙汤管见》之前,我恪守投用大青龙汤的五大主证:发热、恶寒、不汗出、口渴、烦躁,以致在临床上应用不多。

遇到不恶寒或反恶热的患者具此一项,则不敢迳用大青龙汤,按《伤寒论》中的第6条为“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按吴鞠通氏的《温病条辨》中所论温病治法,则用桑菊饮和银翘散之类,多是两方的合方,而且多加药味,有时亦能一剂而愈,但不把握。

另外厌其药味庞杂,和仲景方不能相伍,我深以为憾。 由于大村光明氏治验的启发,引起了我对大青龙汤在临床上进行研究应用的兴趣,所以首先以笔者自身的感冒进行实验。

 笔者以往每年患一两次温病,西医称为上呼吸道感染。虽用大剂辛凉解表药,如桑菊饮合银翘散再加味等,服几剂后,自感已愈。可是别人感觉说话仍未愈,得再迁延十几日前后共二十几日方能痊愈。

笔者每次发病,先自咽干开始,大多由饮水不足引起。咽干历害,则以后发病亦历害;咽干轻,则以后发病亦轻。咽干的时间很短一日多即愈。接着而来的便是鼻流清涕,四肢倦怠,日渐严重,以至於鼻涕、眼泪大量流出,令人难以忍受。

只有用绵纸塞住,稍觉好些,但不久即湿透,须再更换。不发热、不恶寒、不自汗、不口渴、亦不烦躁,食欲正常,二便正常。一次又发此病,咽干甚为剧烈,自服大青龙汤以观其效。

谁能料到竟一剂而愈,未见再发。此事发生在1988年冬,当时所用大青龙汤的剂量为: 麻黄8g 桂枝10g 杏仁10g 石膏20g 甘草6g 大枣3枚切生姜6片。 以后每年发病,皆服此方,无不效如浮鼓。

近二年来,不知为何,亦不再发此病。 笔者认识到《伤寒论》是能治温病的,那种认为《伤寒论》中的治温病部分已经丢失的见解,是何等的荒谬。自此以后,遇上不恶寒、或反恶热、自汗与不自汗的外感病,皆与大青龙以治之,效速者一剂而愈,迟者需要六、七剂而愈,但人数甚少。

 大青龙汤自1989年至1993年医案记录於下: 1、患者丛×萍,女,三十岁,在自来水站工作,与笔者曾住过同楼隔壁。

1989年阴历除夕,忽敲笔者之门,自言发热39℃,而且明日初一加班(工作人员愿意在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加班,可得到优厚补助)。诊之,舌红苔白,脉大而数,不恶寒,不自汗,无食欲,四肢无力,与大青龙汤,以后听说一剂而愈。

次日正月初一,病未再发。 2、患者张×田之妻王××,50岁,患感冒,1989年11月25日经吕姓友人介绍求治。患者发热38 .5℃,平素身体健康,舌红苔微黄,脉浮数,不恶寒,不自汗,恶心,无食欲。与大青龙汤三剂。后知一剂热退,二剂食欲出,三剂痊愈。 

感冒发烧,温病,大青龙汤作者:fzuyzx

    我的前面一篇文章说了感冒的事情,今天正好研究了一下大青龙汤,碰到一些明理的人,终于搞明白这个温病的做法了,唉,所谓寒包火不就是大青龙汤症吗?哈哈哈。什么内热那不是有石膏、杏仁吗?什么桑菊饮、银翘散可以站边去了,果然感冒发烧本来就是受寒了,还清热解毒,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现在终于正本清源了。

下面是网上搜的节选大茶药写的大青龙汤使用的来龙去脉,他把麻黄量减小,使得发汗能力减少许多,更安全一些。

看样子可以这样,发烧内热用大青龙汤原方发汗,感冒咽喉肿痛就用本方将麻黄量减少同桂枝量。   唐代药王孙思邈氏在暮年所编《千金翼方·卷九·伤寒上》叹云:“伤寒热病,自古有之,名贤睿哲,多所防御。

至於仲景,特有神功,寻思旨趣,莫测其致,所以医人未能鑽仰。尝见太医疗伤寒,惟大青、知母等诸冷物投之,极与仲景本意相反,汤药虽行,百无一效。……夫寻方大意不过三种:一则桂枝,二则麻黄,三则青龙,凡疗伤寒不出之也。

其柴胡等诸方,皆是吐下、发汗后不解之事,非是正对之法。术数未深,而天下名贤止而不学,诚可悲夫!”且以桂枝汤、麻黄汤、大青龙汤等,在临床有多少伤寒和温病,皆能应手而愈,在世上却难以通行,所以孙氏有不学不用之叹!

 自明、清时代以来,温病学家几乎将时病皆视为温病,又大倡仲景方不能治温病之说。 明代王肯堂氏《证治准绳》中早就有“故圣人悯之而医药兴,医药兴而天下之人不死於病,而死於医药矣!

”王氏这种愤世嫉俗之言,虽则过之,但温病学家时用贵重药品,耗民资财,则不少见。 清代吴鞠通氏所著《温病条辨》,吴氏自诩与仲景《伤寒论》有“一纵一横之妙”,在其辛凉轻剂桑菊饮方下注云:“水二杯,煮取一杯,日二服。

二、三日不解,气粗似喘,燥在气分者,加石膏、知母。舌绛暮热,甚燥,邪初入营,加元参二钱、犀角一线。”我们大家知道,服仲景方药在症状中如带有喘息,服药后未有不能祛者。

但如上述服吴氏药,“二、三日不解,气粗似喘”,意即反而增加喘息,而转为必须用贵重药物犀角3g之证。仲景书中万万没有如此教人者,怎么含有一纵一横之妙,令人失望。在《温病条辨》中除此一方用犀角,不计其他贵重药物,尚有化斑汤、清宫汤、清营汤、牛黄丸、紫雪丹、局方至宝丹之类,皆含有犀角。

 在大村光明氏发表《大青龙汤管见》之前,我恪守投用大青龙汤的五大主证:发热、恶寒、不汗出、口渴、烦躁,以致在临床上应用不多。

遇到不恶寒或反恶热的患者具此一项,则不敢迳用大青龙汤,按《伤寒论》中的第6条为“太阳病,发热而渴,不恶寒者为温病。”按吴鞠通氏的《温病条辨》中所论温病治法,则用桑菊饮和银翘散之类,多是两方的合方,而且多加药味,有时亦能一剂而愈,但不把握。

另外厌其药味庞杂,和仲景方不能相伍,我深以为憾。 由于大村光明氏治验的启发,引起了我对大青龙汤在临床上进行研究应用的兴趣,所以首先以笔者自身的感冒进行实验。

 笔者以往每年患一两次温病,西医称为上呼吸道感染。虽用大剂辛凉解表药,如桑菊饮合银翘散再加味等,服几剂后,自感已愈。可是别人感觉说话仍未愈,得再迁延十几日前后共二十几日方能痊愈。

笔者每次发病,先自咽干开始,大多由饮水不足引起。咽干历害,则以后发病亦历害;咽干轻,则以后发病亦轻。咽干的时间很短一日多即愈。接着而来的便是鼻流清涕,四肢倦怠,日渐严重,以至於鼻涕、眼泪大量流出,令人难以忍受。

只有用绵纸塞住,稍觉好些,但不久即湿透,须再更换。不发热、不恶寒、不自汗、不口渴、亦不烦躁,食欲正常,二便正常。一次又发此病,咽干甚为剧烈,自服大青龙汤以观其效。

谁能料到竟一剂而愈,未见再发。此事发生在1988年冬,当时所用大青龙汤的剂量为: 麻黄8g 桂枝10g 杏仁10g 石膏20g 甘草6g 大枣3枚切生姜6片。 以后每年发病,皆服此方,无不效如浮鼓。

近二年来,不知为何,亦不再发此病。 笔者认识到《伤寒论》是能治温病的,那种认为《伤寒论》中的治温病部分已经丢失的见解,是何等的荒谬。自此以后,遇上不恶寒、或反恶热、自汗与不自汗的外感病,皆与大青龙以治之,效速者一剂而愈,迟者需要六、七剂而愈,但人数甚少。

 大青龙汤自1989年至1993年医案记录於下: 1、患者丛×萍,女,三十岁,在自来水站工作,与笔者曾住过同楼隔壁。

1989年阴历除夕,忽敲笔者之门,自言发热39℃,而且明日初一加班(工作人员愿意在国家规定的节假日加班,可得到优厚补助)。诊之,舌红苔白,脉大而数,不恶寒,不自汗,无食欲,四肢无力,与大青龙汤,以后听说一剂而愈。

次日正月初一,病未再发。 2、患者张×田之妻王××,50岁,患感冒,1989年11月25日经吕姓友人介绍求治。患者发热38 .5℃,平素身体健康,舌红苔微黄,脉浮数,不恶寒,不自汗,恶心,无食欲。与大青龙汤三剂。后知一剂热退,二剂食欲出,三剂痊愈。 

相关阅读
  • 大青龙汤剂量 著名中医学家刘惠民“大青龙汤”治愈了毛主席感冒

    大青龙汤剂量 著名中医学家刘惠民“大青龙汤”治愈了毛主席感冒

    2018-01-23

    戴歧、靖玉仲(山东省中医药研究所) 刘振芝(千佛山医院) 刘惠民小传刘惠民(19001977),山东沂水人。青少年时随作祖父习医,并曾在张锡纯创办的立达中医院工作过后考入上海中西医药专门学校,卒业后返里开业。

  • 大青龙汤条文 郝万山:大青龙汤使用注意

    大青龙汤条文 郝万山:大青龙汤使用注意

    2018-01-23

    导读大青龙汤发汗力强,临床应用得当效如桴鼓。本次课程郝万山教授列举实例为我们讲述使用大青龙汤时一定要注意汗出即止,还要注意与少阴真阳虚衰、弱阳勉强和阴寒相争,争而不胜而出现的躁烦鉴别,二者不可混淆。大青龙汤这张方子是发汗力量最强的一张方子。

  • 大青龙汤麻黄汤 麻黄汤附方之大青龙汤!

    大青龙汤麻黄汤 麻黄汤附方之大青龙汤!

    2018-01-23

    麻黄汤附方在临床上的运用很多,尤其是大青龙汤,治疗外感风寒,内有郁热证,现在很多人外感,往往都不是简单的外感风寒,内有郁热的情况很多见。在临床上,这类证候、这个方的运用,这个常用方,青壮年居多。而且目前看。

  • 大青龙汤剂量 著名中医学家刘惠民“大青龙汤”治愈了毛主席感冒

    大青龙汤剂量 著名中医学家刘惠民“大青龙汤”治愈了毛主席感冒

    2018-01-23

    戴歧、靖玉仲(山东省中医药研究所) 刘振芝(千佛山医院) 刘惠民小传刘惠民(19001977),山东沂水人。青少年时随作祖父习医,并曾在张锡纯创办的立达中医院工作过后考入上海中西医药专门学校,卒业后返里开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