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2019-09-04

呃逆俗称打呃逆,和嗳气有别。现在我们都晓得呃逆是膈肌痉挛所造成的一种状态。当然正常的人有时候也会打个把个呃忒,和饮食过快等因素刺激有关。造成呃忒的原因有很多,总不出胃气上逆这个基本的病机。经曰:“病深者,其声哕”,这个哕字,实际指的就是呃逆,经文说的是在大病、久病过程中见到呃逆是不好的现象,是胃气败绝的一种表现。《伤寒论》中也说到哕字,《金匮要略》有呕吐哕专篇论述。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我对门有位做裁缝的女子,来给我说他老爹打呃忒,已经好久了,在乡下看过不少医生,时好时坏,问能不能吃中药。我说应该可以。20余日后,也就是2012年1月2日,老人来了。寒暄过后,老人说他已经70多岁了,前几年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说有糖尿病、高血压,吃了一些日子治这病的药后,出现了打呃忒的问题,到镇上找一位老医吃了几剂中药好了,其后虽然不严重,但是仍然是不是的小犯一下,注意饮食也就没事了。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此次发作有一两个月了,打针吃药不见效。

说这些话老者已是费力好大的劲儿,时断时续,因呃声连连故。问除此呃忒外,还有啥不适,老头说还怪了,胃里一旦有气想打气嗝,就有酸味的饭食上来,这下呃忒可就来了,也用了不少土办法——憋气、叫人在他不注意时吓他等。心里老是憋胀,大便虽然不干燥,有时就是不好解,也不放屁。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诊脉左弦而有滑象,右手弦脉依旧,沉取而空,心中疑惑。舌淡苔滑上罩黄色,这个应该就是嫩黄苔了。考虑片刻,处方:柴胡12克,黄芩10克,半夏10克,甘草10克,枳实30克,白芍10克,白术6克,吴茱萸6克,干姜6克,黄连6克,紫苏梗10克,生姜一大块拍碎为引,4剂。嘱煎好后少量频服为宜。

嗳气怎么治疗 中医中药有效治疗胃病呃逆、嗳气

交代无论如何,药后再来复诊。过了几日,子女来说,老爹只吃了一剂药都好了,我说就把那剩下的全吃了再来。又过了几日老者来了很高兴,药只吃了一服,上下都通活了,打嗝一顺,呃忒都没得了,矢气也顺,大便也解的快了。脉之右手那个空象已无,心中的疑惑也去了。

上方乍一看也是个四不像方,大柴汤、枳术汤、枳实芍药汤、左金丸、泻心汤都好像在其中,实际还是大柴胡汤的化裁方。关系胃家的病变,不要忘了大柴胡汤,变化加减适宜,真乃神方!

卜某,56岁,2014年8月10日诊。

一个月前感冒在当地诊所输液3天,用药不详。感冒好后,胃中觉不适,未在意,数日后,渐发呃逆,越来越重,以致影响饮食睡眠,在当地治疗,用药不详。时好时差,病友介绍来诊。

当时呃声连连,冲气上逆,面红耳赤,说话受影响而中断。述心中嘈杂,时泛酸水,饥而不能食,渴而不能饮,睡而不能眠,痛苦不堪。诊脉沉弦而细迟,舌红苔白。此胃寒肝逆,土木双凘。投丁蔻理中加味。

党参15克,白术15克,炙甘草10克,干姜10克,半夏10克,丁香6克 ,白豆蔻10克,柿蒂15克,枳实10克,吴茱萸10克,3剂。

每日1剂,煎取400毫升,频而少服。

电告曰:服1剂变呃逆为嗳气,再服遂愈,药太苦,余一剂,若发再吃。

相关阅读
  • 嗳气怎样治疗 得了嗳气怎么治呢

    嗳气怎样治疗 得了嗳气怎么治呢

    2019-09-04

    得了嗳气怎么治呢?嗳气的治疗,应该分辨清楚寒热虚实才能对症治疗。实热者治当凉泻。虚寒者治当温补。但皆当调和脾胃,降逆为治。1.寒性脾胃属土,位居中州,主受纳水谷并运化精微。若脾胃阳虚,寒气客于胃,则纳化失职。

  • 嗳气的原因 老是嗳气是怎么回事 老是嗳气原因揭秘

    嗳气的原因 老是嗳气是怎么回事 老是嗳气原因揭秘

    2019-09-04

    老是嗳气可能是肠胃炎导致的,大家在平常一定要多了解相关的治疗方法以及各种诱发因素,保障自己的身体免受嗳气的干扰。嗳气主要是因为消化不良,大家要注意各种平时的饮食注意事项,多吃一点清淡的易于消化的食物,减轻肠胃的负担。

  • 经常嗳气是什么原因 老是嗳气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它作怪

    经常嗳气是什么原因 老是嗳气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它作怪

    2019-09-04

    嗳气的治疗,当分辨寒热虚实而施治。实热者治当凉泻。虚寒者治当温补。但皆当调和脾胃,降逆为治。嗳气,膨胀和胀气是难以缓解的,因为绝大多数的这类主诉或者是起因于不自主的吞气症,或者是起因于对正常量气体的过度敏感。

  • 肢体无力与乏力 20年的肢体无力 竟然是“钾”低了……

    肢体无力与乏力 20年的肢体无力 竟然是“钾”低了……

    2019-09-04

    “大夫,我肢体无力20余年了,四处求医都没有看好,还被大家称为‘精神病’,我心里很难受,这次特意找您来帮我看看这老毛病。”前几天,48岁的刘某急切地对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二病区主任张晓曼说。接诊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