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2018-11-03 - 人造心脏

主持人权静:您总结的这四大特点是您认可的,如果叫温州模式的话,这其实是中国金融业,未来的一个模式的方向所在。

王巍:对。我自己长期做金融的,我认为中国金融,当然20多年来,有了重大的进步。但是毕竟中国的金融是人造的,金融是一个国家的心脏,因为它要不断的造血,保持一个正常血液循环,导致整个肌体的健全。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但中国的现在金融是人造型的,因为历史上没有的。我们是2、30年前才从财政部分出来的,金融是不存在的。严格说是文化大革命之后,开放之后金融才从财政拆分出来,逐渐建立中央银行,建立专业银行,然后才逐渐建立,它是个人造系统。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那么在中国就说回来,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是个很痛的过程。有个人造系统也很重要,因此说这是这一代人的贡献,我们都参与了这个过程。但是人造的心脏,必须要逐渐的要提供这个血液给全身,但目前情况非常遗憾,我们现在吸取的血,是社会全部的资源,老百姓储蓄、资金,包括外汇储备都是社会的公共资源。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人造心脏造血 王巍:中国金融系统像人造心脏缺乏造血功能

但是,我们基本全部转给了政府支持的产业,政府支持的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这种情况下就导致什么?整个金融系统性的偏差。它是跟政府走,跟着领导走,跟着国有企业这种独立,这种特殊走,而不是面向市场,面向消费者,那就是一个问题。

当然我们承认过去20年来,中国金融有重大进步。但现在是到了一个攻坚战了,我觉得温州是个好事,让全国人关注金融。这时候看,为什么温州他能把温州地下金融,能够过去2、30年来,哺育了浙江中小企业,把中小企业变得全世界的奇迹。怎么在今天反而,要被全国救?

我就启发思维,这是很好的事情。每一个人想法不一样,从我个人来说,我们是要如何来学习问题,来支持温州、理解温州。在他们这么困难的情况下,走到今天。能不能让温州的模式,我们现在痛苦的冲击过程中,推动整个金融界思考,给地下金融、民间金融松绑,给他们证明,让他们到地面上来,然后共同来推动,整个经济的发展,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权静:您刚才人造心脏这个比喻,真的特别的精辟。温州的问题背后,解决温州问题,其实不是一个单个的问题。

王巍:对。

主持人权静:他实际上是,撬动中国整个金融体系改革。但是你觉得撬得动吗在目前这个庞大的体系之下?

王巍:我觉得是这样,大家谈到中国的问题的时候,很容易归结到体制上。这个是很容易的,很轻松。但是归结到体制上有一个大问题,人人没有责任,都推到体制上,什么都推。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所谓的制度不是凭空掉下来的,也不是谁设计出来的。制度是在市场变化中,互相磨合形成的。

因此我们温州这个事件出现,它是一个磨合点,因此我们通过这种磨合,每个人都参与,一点点关注它,然后从自己可能做的事情,各个角度来说,理解宽容它会支持它。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都成为新体制的参与者,或者缔造者。

那么它有很多具体的方式,我想从我个人来说我比较关注中国金融的,不光是温州。想一想如果我来关注,整个金融都出现问题。全世界出现问题,次贷危机导致全球经济又再调整,中国金融也出现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我们过去是制造出来的金融体制不够了,那么我们要有一些变化,变化总有一些点,这个点关注好了,你就能把握整个中国制度从哪儿来梳理。

一个现象就是温州,温州现象什么?关注我们要不要给民间松绑,给不给发执照。我认为应该给他发执照,应该不仅发这些抵押担保这些执照,而且还给中小企业银行执照。不要通过什么小额贷款,乡镇事情,这些不够。应该允许他们成立真正的银行,区域银行,我觉得这是温州点,这是一个点温州。

再一个我关注私募,就是股权投资基金。为什么出现这么多国际性泛滥?大家很热。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量的民间资本,无处出口。那么通过新金融的方式,转到基金,这是一个大关注点。

那么很多人现在都谈,基金要进行监管,要不要监管,怎么监管,谁来监管这是问题。对我们来说,应当允许基金到处开花,肯定会有很多失败,大浪淘沙。但是没有这些失败,怎么能有未来的成功呢?因此,要允许他们出来要实行尽管,但更多是自律监管,而不是政府监管,这是第二个关注点。这两点是我非常愿意推动的,支持金融,支持股权基金。

另外几个点,我们觉得更主要是限制它,一个是地方融资平台。各地政府都在强力的吸取公共资源,拿土地拿各种方式来绑架中央,来进行盖大楼、修高速,不断的做这些事情,这些是非常危险的,过度建设超出中国国情,包括全国铁路。这个事是高度关注的,就是中央政府有没有能力控制。能不能控制诸侯,这是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在我们的范围内,但我们要关注它。

再一个关注点就是,国有企业这种投资冲动,中央企业100多个。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小中央企业,这十几万个国有企业,拥有特区,行业进出,拥有定价权,拥有融资权。他控制所有资源以后,他有一个很难抑制的投资冲动,这又是一个大的问题,现在很少关注它。

地方平台是政府的,那么这些是二政府,他们是地方政府。他们一年至少拿到几万亿,十几万亿都在他们手里,现在没人关注他们,我觉得这是一点要监控。

再有一点,中国已经进入全球了。中国进入全球了有一点,中投要关注他。尽管他运作是机密的、保密的。但他整个过程,应当受到事后的监控,要不断的反思。因为中投他代表着中国整个国际投资。以他为标杆,中国各种企业都看他的信号进行投资。

因此,他的动作,他可能本身投几十亿、几百亿美金,但他为了带动影响,是几千亿、几万亿,所以中投不能不受监控。

我觉得这五点,PE我们支持,温州要支持。地方融资平台,国有企业融资平台和中投,应当引起高度关注。我认为在这五个点,背后都反映体制问题。关注这五个点,我相信就会观测中国金融,未来是不是健康,能不能走下去。

当然我是个民间人士,我们只有关注的权利、批评的权利,肯定看问题不成熟。就像很多看了文章以后,很多领导打电话给我,要求跟我谈话,就认为我看的问题很片面,只看到了一点。

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看到了自己的片面了。

主持人权静:加在一起就是全面。

王巍:对。也许没有什么全面,但是至少多元的视角,多元的力量的博弈,会推动中国金融健康生产。而不是步调一致,定于一尊。这就是我过去经常讲说,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是战争时期,是搞政治。我们搞市场,应该步调不一致,越不一致,博弈的力量越强,这个市场越健康,选择越多。

主持人权静:您刚才说这五点,是整个中国金融全局的一个考虑。

王巍:从我个人的看法,我是看这五点。我认为PE和温州,大家关注的很多,但是负面的因素太多,对他们攻击的东西太多,它有负面。当然每个事情都有负面。

主持人权静:我也特别想跟你说说负面这一块,无论是现在官方的一些声音,甚至包括我们普通老百姓的意识当中,会有很多负面的,对于温州经营模式的一个印象。比如说,就认为你是放高利贷的,那么你放高利贷的时候,你赚了钱是自己的,现在好像你出现危机了,就要让国家去救你。很多人普遍的心目当中会有这个概念。

王巍:完全理解。因为中国这个社会,始终是士农工学商,商在最后。中国是道德教化的国家,因此对挣钱长期以来,有一点和基督教一样,认为去高利。基督教也一样,西方到中世纪的时候,也不允许收利息,因为那是罪恶。

那么西方已经进入现代社会了,就是最近500年来,从意大利美第其家族开始,慢慢开始慢慢从收费到寻利到市场博弈,慢慢已经形成一套市场经营体系了。但是我们中国一直没有发展起来,中国本来是有钱庄票号,在200年前已经达到(20:30)。但是后来有种种的因素我们不多谈了,一直这个行业和金融意识,一直没有起来。

这个情况下,长期政府缺乏对金融的重视。而且市场上对金融的教育也不够,老百姓会有很多的误解是可以理解的。实际上,高利贷,它不是一个罪恶。高利贷实际上来说,它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在一个没有干预的情况下,就是两个人之间。你认为高低,那是一个供求关系问题。你缺了我多加点很正常,高利贷只是企业之间的事情,并不是社会一个名词,为什么整个社会出现高利贷呢?

由于整个国有的体系,完全被控制住了。这种情况,他得不到钱,他只好跑到那去要钱,这个时候出现高利贷,它是体制造成的。应该研究,为什么体制导致高利贷。事实上,假设高利贷存在,也是体制的问题。

事实上我在温州呆了这么长,去了这么多次,我不知道采访多少人。应该说,严格我认为不存在什么高利贷。考虑它的手续、速度,周转天数和政府申请的灰色成本一比,它是低利贷。如果是高利贷的话,大家为什么跑四大银行去,不跑官方银行去呢?没人拿着枪逼着你去接触高利贷,你不去那而去要这个,本身是一定是有毛病的。

所有人都是利益,没有一个人贷款是靠所谓爱心慈善,他都是一个私利。贷款的人属于,你接受高利贷也是私利。你因为能赚到更多钱还他,这都是计算结果。因此我认为,在中国长期存在高利贷,是因为政府的制度有问题。事实上这个高利贷并不存在,这是我一直的观点。而且很多高利贷可能妖魔化,什么黑社会绑架,解胳膊解腿,我听多了。但是我这么常年调查,很少出现这种情况。

出现了一些抓吴鹰案件,我也在微博上不断的说不要给他死刑,因为非常之复杂。我们过去处理了很多,包括当年的王守信枪毙了,邓斌无锡的老太太,海南的沈太福。这些都是以高利贷的方式,都是以非法集资的罪名枪毙,但是现在历史上都不经得起推敲。

相关阅读
  • 干细胞的人造心脏 香港大学造出全球首个人造心脏

    干细胞的人造心脏 香港大学造出全球首个人造心脏

    2018-11-03

    香港大学研究人员使用干细胞、借助基因工程等技术,已成功造出了全球首个迷你人造心脏。该人造心脏目前可应用于测试新药,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和减少研发成本。该人造心脏由以香港大学为首的研发团队花费20年时间研发出来。

  • 有没有人造心脏 真正的人造心脏问世 可满足病人正常生活需要

    有没有人造心脏 真正的人造心脏问世 可满足病人正常生活需要

    2018-11-03

    腾讯科学讯(过客编译)据报道,这位病人上周在Georges Pompidou欧洲医院进行了10小时的手术,现在正在恢复当中。与传统手术不同的是,不需要让病人等待捐赠者的出现才能活命,这颗Carmat心脏预计能够连续工作5年时间。

  • 人造心脏知乎 人造心脏的诞生 可能会改变人类的未来

    人造心脏知乎 人造心脏的诞生 可能会改变人类的未来

    2018-11-03

    最近香港大学的李登伟教授可谓是名利双收,李登伟教授的团队成功造出世上首个体积如手指头大小的人类人造心脏,虽然目前的作用暂时用于药物测试但也震惊了全中外。李教授表示借助基因工程等技术,只要几升血液,16到20星期就能制造多个心脏。

  • 人造心脏移植 1995年11月20日 世界上首例人造心脏移植手术成功

    人造心脏移植 1995年11月20日 世界上首例人造心脏移植手术成功

    2018-11-03

    1995年11月20日 世界上首例人造心脏移植手术成功1995年11月,一名退休的电影制片人成为世界上首例接受人造心脏的患者。手术是11月上旬在牛津进行的。手术的成功为成千上万名等待器官移植的心脏病人带来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