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2019-10-20 - 怨气

“没法打。”葛清平心道自己可不会和妖邪死磕,步那九位大和尚后尘,当即使出遁地符,瞬间已遁出十余丈远,然一会回头,却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那血骷髅如影随形,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惊骇之下,又连连甩出四五张遁地符,只遁得自己头昏眼花,不知身在何方,然无论自己逃至何处,那血骷髅一直就站在自己身后。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打也打不过,逃也逃不走,葛清平悔不该当初自己愣头青来这寻死,心道这鬼东西这么厉害,这次怕是死劫难逃,正绝望之际,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城隍庙,顿时大喜,心道天不亡我,这城隍为一方守护之神,最克妖魔邪祟,这鬼东西哪怕再厉害,谅他也不敢闯入城隍庙放肆。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当即身形一晃来到庙前,一个闪身跃入庙中扣上庙门,安下心来,这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冷汗,苦笑不已,如此狼狈不堪,这还是第一次。若有命归,下次打死也不做这种舍命的买卖了。

葛清平盘膝坐下歇息,正寻思着该怎么逃走,这时就听门外传来撞门的声响,顿时一愣,心中惊骇至极,它……莫非是想要闯进来?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连神祇都不惧。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门外传来的撞击声越来越大,砰砰声响犹如催命一般,葛清平冷汗淋漓,心中惶恐,藏在城隍神像后面,动都不敢动。

那城隍庙门实为榆木所制,风吹雨打,早已腐朽,撑不住一脚之力,然此刻却如被神力加持,铜墙铁壁一般将鬼物阻于庙外,随着每次撞击发出金石相击之声,然奈何那鬼物的撞击越发频繁,力道越来越大,整座城隍庙都在震颤,尘土簌簌落下,终于在一声轰隆巨响中,庙门随着整面墙壁轰然倒塌。

【怨气很重的人】荒村怨气太重 生出鬼煞不死不灭

那鬼物闯入庙中,见到城隍神像,丝毫不显畏惧,反倒上前一口咬向城隍神像,竟将神像的头给咬掉下来,恰好滚落到葛清平面前,葛清平见神像眼中竟流出血泪来,大惊失色,让神祇泣泪,这哪里还是鬼怪,怕是要成魔了,这鬼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

忽的一个念头在葛清平心中浮现,不禁让他倒吸一口凉气,鬼煞!这是自己那本残卷上所记载的一种妖邪,鬼煞多出现在有多人惨死的凶地,为诸多亡魂执念所化,这些亡魂临死前若心有不甘,心怀怨恨,死后往往便会不坠轮回,被困在尸身之中,众亡魂临死前的那口怨气以及执念便会凝结化为鬼煞。

鬼煞厉害无比,几何可以说是不死不灭,别说是自己,哪怕是大罗神仙下凡,怕也是要铩羽而归,只要众亡魂的那口怨气不消,执念不灭,鬼煞便无法被降服,再厉害的佛法道术都无法伤其分毫,故有夜走千万鬼,鬼煞走第一的说法。

葛清平苦笑,心道自己死在这鬼王手里,也算是死的不冤。

此时葛清平面前的神像被毁,失去藏身之地,已被鬼煞发现,只得跳将出来,将身上所有能用的符咒悉数向着鬼煞打了出去,与其说是殊死一搏,倒不如说是临死前最后的挣扎,他只是不想坐以待毙。

顷刻间鬼煞被符火点燃,浑身浴火,熊熊烈火中,鬼煞却毫发无损,葛清平心中绝望至极,绝境之中,忽的想起自己怀中还有一颗佛宝舍利,便索性也取出向着鬼煞打去。

鬼煞不避不闪,反而张嘴一口将那舍利吞了下去,舍利悬浮于鬼煞体内,霎时华光大盛,光耀如日,熠熠烈光将鬼煞浑身骨架烤的滋滋作响,空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焦糊味道。

葛清平见鬼煞受创,自己生还有望,不禁喜出望外,然尚来不及高兴,便见那鬼煞躯体内涌出一团黑气,将舍利团团裹住,舍利光华亦无法穿透,随着黑气渐渐侵入舍利之中,舍利的光芒随之暗淡下来。

葛清平一时间万念俱灰,心道看来自己命中注定难逃此死劫,沮丧之中,那鬼煞已将舍利子的光芒完全压制住,抬起头来用空荡荡的眼洞望着葛清平,下一刻已到葛清平面前,张开嘴便向着葛清平咬去,速度快到葛清平根本来不及反应。

千钧一发之际,葛清平身上忽然迸射出数道金光,将那鬼煞逼退,金光中现出一老僧,其身影虚幻缥缈,头戴五佛天冠,身披锦襕袈裟,手中持一柄九环锡杖,身绽慧光,熠熠耀目。

此时但闻空中檀香弥漫,佛音袅袅,老僧于佛光中走出,步步生莲,顷刻已至鬼煞面前,举杖迎头而击,鬼煞躲避不得,被锡杖打个正着,瞬间只听一声脆响,鬼煞头骨尽碎,碎骨洒落一地,老僧一击即破,随即如云烟般消散。

金光散去,一切像是没有发生过一般,看得葛清平目瞪口呆,若非眼前鬼煞碎骨为证,实是让人难以置信,那老僧是谁?何以自金光中现身,又陡然消失?一击便能将鬼煞头骨打碎,当真是凡人?

葛清平心中疑惑,自己并非佛门信徒,为何会有佛门相助?莫非是那舍利子的缘故?想到此处,葛清平又摇了摇头,那舍利子虽然是佛门之宝,却也不会如此厉害,不然雷光寺九位大和尚何至于皆惨死,况且那舍利子已被鬼煞邪气压制,又怎会再显现神通。

左右想不出个头绪,葛清平只得作罢,收回思绪,心中不禁窃喜,如今鬼煞已灭,百金岂不唾手可得,正暗自欣喜,不经意间目光扫过鬼煞,顿时被吓得魂不附体,只见那鬼煞虽头骨尽碎,却并未跌倒,而洒落在地上的碎骨正化为团团黑气重新融入鬼煞体内,鬼煞的头随之再次被幻化出来,“这鬼煞,还没有被消灭!”

葛清平惊骇不已,心道此时不跑更待何时,瞬间甩出一张遁地符逃出城隍庙,又往腿上连贴几张神行符,仓皇而逃,一路连头都未敢回,跑得气喘吁吁,直至逃出了罗浮村的地界,方才放下心来。

回到衙门,葛清平将自己在罗浮村的见闻以及与鬼煞交手打斗之事添油加醋讲给知县听,知县听罢惊叹不已,又夸赞一番。葛清平叹息自己虽道术精湛,却也奈何不得那鬼煞,若想要降服鬼煞,须得知其底细,偿其所愿,消其怨念。然后询问罗浮村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何会有如此多的人惨死,以至于白骨遍地,怨气冲天,遂生出了鬼煞。

知县长叹了一口气,缓缓道出了原委,原来十年前此地天逢大旱,田中颗粒无收,加之朝廷赈灾不利,税赋不免,以至当地百姓无米下炊,饿莩载道。

当地百姓为了活命不得不外出逃荒,哪料当时的知县顾怀仁为了官途欺上瞒下,粉饰太平,禁止当地百姓外出逃荒,在通往外地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关卡,凡外逃者格杀勿论,而那罗浮村便是设立关卡之地,据闻当时罗浮村聚满了逃荒的百姓,却被差役所阻,硬闯关卡者皆被砍杀,逃是死,不逃亦是死。

知县说到此处面露悲色,摇了摇头,荒年之中,人命如草芥,那年此地饿死者不计其数,尸横遍野,百姓们在罗浮村析骨而炊,易子而食,整个罗浮村犹如一个人间炼狱。

葛清平听罢愤恨不已,怪不得自己第一次去罗浮村听到无数怨魂的哀泣之声,如果当年可以出去逃荒,他们很多人或许能够活下来吧。是那个知县阻了他们的求生之路,他们为了知县的官途葬送了性命。

“那顾怀仁后来怎么样了?”葛清平恨恨问道。

“当年因赈灾有功,平步青云,最后官拜刺史。三年前过完七十寿辰,无疾而终。”

葛清源听后气的七窍生烟,天不长眼,无数条冤魂铺就了那顾怀仁官途的青云大道,他踏着这尸山骨海扶摇直上,最后尚还得以官运亨通,安享晚年,真是天道不公。

怪不得罗浮村被饿死的众亡魂心中不甘,怨气不散,恨意难平,它们十年不入轮回,所等待的无非是一个公道罢了。

“我有办法降服那鬼煞。”葛清平斩钉截铁说道:“偿其所愿,抚其怨念。”

“要怎么个偿法?怎么个抚法?”知县问道。

“那些亡魂,它们临终前最后的念想无非是想要吃顿饱饭罢了,只要以稻米饭祭之便可,而它们心中的怨恨皆是因当年那知县而起,若要抚其怨念,还得要那知县才行。”

“可那顾怀仁都已经死了!”知县说道。

“那又如何?刨其坟,取其骨,以他腐骨祭奠亡魂,还那些亡魂们一个公道,则此事可了。”

知县思忖许久,面露难色,说道:“挖一刺史之坟,这事我做不得主,须得上报朝廷,经得朝廷同意方可。”

葛清平点了点头,心道自己在罗浮村三番几次受到惊吓,现在还心有余悸,正好趁此好生歇息几日。

当日知县便写下书信,将罗浮村鬼煞之事以及当年顾怀仁所做恶行详尽述出,遣驿使将书信送往京城,三日之后,书信被呈至天子面前,天子看后大怒,下旨斥顾怀仁当年赈灾不利,草菅人命,祸国殃民,命人将其家眷流放,准许刨其坟挖其骨,挫骨扬灰,以谢其罪,告慰众亡魂。

又过了几日,差役们将那顾怀仁腐骨取来,葛清平让知县备好稻米饭,于次日来到罗浮村,入村之前,葛清平将欲行之事大声昭告村中亡灵,一路竟未遇到丝毫拦阻。

来到村中,葛清平设下超度道场,用稻米饭以及顾怀仁的骸骨祭奠亡魂,随后又将稻米饭撒遍全村,以供亡魂取食。

一切做完之后,葛清平来到道场,口中诵度亡经,一连诵了七七四十九遍之后,便见祭台上碗里的稻米饭渐渐变成了黑色,随之无数白骨里的亡魂拥聚在顾怀仁骸骨上,将其啃噬一空,而后化为阵阵青烟遁去,村子里阴气消散,雾气化去,日光照射了进来,晴空再现。

葛清平来到鬼煞所在之处,皑皑白骨中,哪里还有鬼煞的影子,地上仅留有一颗舍利子,因先前被邪气侵蚀,仍旧黯淡无光。

鬼煞凭众亡魂怨气而生,亦随众亡魂怨气而散。葛清平边苦笑着摇了摇头,边将那舍利子捡起揣入怀中。

枉自己还与它打斗险些丧命,如今却被几碗稻米饭给打败了,说来可笑,却又让人感慨不已,这鬼煞厉害无比,不怕和尚道士,不惧神仙罗汉,其身似铁,刀斧不能斩,不惧神兵利器,其性如草,野火不能尽,不死不灭,任凭何人前来诛杀剿灭,皆无功而返,若要降服,看似无解,实则容易之至,因它心之所念,仅一口食而已。

这与那些因灾荒而无法果腹,愤而起事的灾民又何其相似。哪怕税赋繁重,但凡只要有口吃的,能够果腹,便无怨恨,如若不然便化为燎原之火,搅个天翻地覆。可叹朝廷只知镇压,却不知只需给他们一口饭吃,便可安享太平。

葛清平回到衙门,告诉知县鬼煞已经被除去了,罗浮村里再无鬼怪,知县听后大喜,对葛清平千恩万谢,说道:“如此一来,则大唐龙脉可保,大唐江山无恙,天子可高枕无忧了。”言罢命人取百金赠与葛清平。

“大唐无恙?天子无忧?”葛清平叹了口气,侵蚀大唐龙脉,撼动大唐江山的,不仅仅是罗浮村中众亡魂的怨气,还有天下所有饥寒交迫,食不果腹之人的怨气,若想要守住江山,唯有平息天下人的怨气方可啊!

但葛清平并未将这些话告诉知县,告诉了又能如何呢?大厦将倾,又岂会因自己一言所能改变。得此百金,已足够自己下半生衣食无忧,又何必多事呢,遂与知县告辞而去。

离开府衙后,葛清平忽想起自己怀中尚有一颗舍利子,心道这舍利子被邪气所污,已经失去佛力,无法再护身,自己留着也是无用,倒不如交还给雷光寺,还能落个人情,日后有事也好说话,于是便启程前往雷光寺,现在腰缠万贯,自然也不愿再受那跋涉之苦,便雇了辆马车前往,一路游山玩水,三日的行程足足走了五日才到。

来到雷光寺,将来意告诉守门的和尚,那和尚不敢怠慢,赶忙通知寺中方丈,方丈亲自将葛清平请入寺中茶水招待,葛清平将舍利子交还给方丈,并将自己在罗浮村降服鬼煞之事详细讲出,只是隐去了舍利子是因自己之故才被邪气所污之事,说发现舍利子时便已是如此。

方丈道无妨,只需将其供奉在大雄宝殿之中,让众僧日日诵经以佛力加持,不出一年半载便会恢复如初。

葛清平见舍利子已物归原主,便要告辞,然方丈却极力挽留,要葛清平在此歇息几日再走,言辞之间很是恳切,盛情难却,葛清平只好留宿下来,留宿期间方丈说葛清平与佛门有缘,透漏出欲让其拜入自己门下的意愿,却被葛清平一口回绝了,自己做道士做的逍遥自在,可不愿入那空门,每天吃斋念佛不说,还不能娶妻生子,何苦来哉。

方丈见葛清平不为所动,也只得叹息作罢,又过了几日,葛清平见这雷光寺每日饭菜清汤寡水,加之寺中戒律繁多,吃不好住不好,便告辞离去。

葛清平走后,雷光寺大雄宝殿内,一和尚询问方丈为何对葛清平如此看重,竟生出要收其为弟子之心,方丈笑道:“你可曾注意过他右手所戴何物?”

“似乎是我佛门中的念珠,而非道教的流珠。”

方丈点了点头,“那确是我佛门之物,名为度厄菩提。”

“度厄菩提?”那和尚一脸的疑惑。

方丈说道:“这度厄菩提为我佛门至宝,珍贵无比,更甚于我寺之宝舍利子,上面的每颗念珠都可度人一劫,哪怕是死劫亦可破之,可让所持之人逢凶化吉,消灾解难,故名为度厄,有逆天改命,颠倒乾坤之力。

正因这度厄菩提佛力无穷,可度三灾六难,故非佛子不能做,非有缘人不可得,然我佛门信奉因果,讲究一切随缘随法,制作这度厄菩提有违天意,有损自身修为,佛子是将证佛位之悟者,自然不会轻易做这有损修为之事。加之佛子千年难出一人,所以度厄菩提珍贵无比,鲜有现世,也难怪你不知晓。

那葛清平既然持有度厄菩提,便是与我佛有缘,且为大机缘者,若能收归门下,日后佛法有成,也能扬我雷光寺之名,不至于让我们这千年古刹衰落。”

方丈说到此处,黯然神伤,寺中九位大和尚命陨罗浮山,雷光寺的衰落怕是难以避免。

那和尚听到方丈如此说,也不禁一声叹息。

却说葛清平离开了雷光寺,又踏上云游之路,现在腰缠万贯,心中惬意,哼着曲儿不紧不慢的前行,走着走着忽觉手腕处有些不得劲,低头一看原来是手上所戴的念珠中有颗珠子已经碎裂,估摸着是先前在与鬼煞的打斗中不慎碰碎,大呼可惜。

“也不知当初送自己念珠的那个老僧现在怎样了!”葛清平心中忽感到有些怀念,“一晃已经两年了,愿他无恙。”轻轻的叹了口气,葛清平继续向着前路行去。

相关阅读
  • 【怨气太重的人会怎么样】怨气太重的人面相怎么看 有仇一定会报的

    【怨气太重的人会怎么样】怨气太重的人面相怎么看 有仇一定会报的

    2019-10-20

    人的性格是不一样的,影响人们性格的原因是有很多的,面相不好的人性格一般都不会好,还有就是受到环境的影响,有的人是性格很好的,特别的善良,但有的人就是性格非常不好的,脾气很差,怨气也是很重的。怨气太重的面相是怎样的呢?1。

  • 【怨气重的人死后会害人】面相分析怨气重的人

    【怨气重的人死后会害人】面相分析怨气重的人

    2019-10-20

    我们经常会说一个经常抱怨的女人是怨妇,其实这也不无道理,因为怨气重的人总是喜欢和别人传播负能量,这样的人人缘也一定很差。那么怨气重的人到底长什么样呢?一起来本期面相图解详细看看吧。断眉的人 断眉指的就是一个人眉毛从中间断裂。

  • 【怨气重的女人】如何镇压家里的怨气

    【怨气重的女人】如何镇压家里的怨气

    2019-10-20

    现在房价普遍比较贵,新房尤其很难买,所以,对于很多人家来说,买一些二手房甚至三手房,是一个明智之举。但从具体的风水格局来看,这种房子往往风水布局复杂,此前的风水氛围也很难彻底清除,尤其是房子里存在的怨气。

  • 【怨气重的人会怎样】该怎么化解心中的怨气和戾气呢?

    【怨气重的人会怎样】该怎么化解心中的怨气和戾气呢?

    2019-10-20

    女人是种奇怪的生物,让别人说不清也摸不透。想想关于女人的形容句子,似乎是小时候唱儿歌,就有个老和尚教小和尚说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见了千万要躲开。女人真的是老虎吗?我们女人说女人,来揭发一下自己的短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