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2019-10-20 - 唏嘘

小时候,记得我家小河对面住着一位姓陈的叔叔。这里就叫他大陈吧,大陈至少有一米七六的个子,在那时候身材应该算比较高的了,五官也很清秀帅气,唯一不足的是脸色看起来很是蜡黄暗沉。他一个人住在大概类似于上图那样的茅草房子里,很少出门,寡言少语,每次从他家旁边路过的时候远远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后来听奶奶说,原本他家里还有父母和一个妹妹的,家里人都特别勤快,后来不知父亲外出务工的时候不知怎么染上了肺结核,而且很不幸很快全家人都被传染上了。

在那个年代,肺结核是一种谈病变色的病,估计应该是治不好吧,很快,父母妹妹在倾尽家财一一撒手人寰,最终只剩下正值少年尚还可以勉强坚持的大陈。村民嫌弃,家境贫寒,身患重病...大陈更加变得沉默寡言了,除了抓药很少出门,一个人在家里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活一天算一天。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大陈门对面住着一个从儿时玩到大的朋友,叫细毛,是唯一不嫌弃他并且一直默默帮助他的人。细毛人不高但是很聪明,能说会道,在家里做点小生意,很早就娶妻生子。他人善良,也很关心大陈,隔三差五就给他送些大米蔬菜之类的,家里生意需要的手工活也分一些给大陈自己在家里做,以便他勉强解决温饱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这一年,细毛家里请来了一些帮佣,其中有个叫秀莲的,活泼外向,扎着一根长长的麻花辫,长得很是清丽脱俗。最让人想不到的是,秀莲竟然对大陈一见倾心,借着工作的由头三天两头往大陈家跑。

内向的大陈当然能感受到秀莲的爱意,但是大陈是善良的,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给不了秀莲一生的幸福,所以他三番五次地拒绝着秀莲地示好,深深的自卑感让他根本不想去想象自己的未来。

【唏嘘和叹息的区别】一个让人唏嘘叹息的真实农村故事

反正大陈在秀莲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关心下渐渐地动了心,秀莲干脆就在大陈家住下不走了,在八十年代末的农村这还是很开放的。两个人两情相悦,天天腻歪在一块,这时秀莲妈找上门来了,一看大陈不但家贫如洗,而且还是个病怏怏的大龄青年,立马拖着秀莲就要走。秀莲也是个烈性子,情急之下一把拿起剪刀把自己那齐腰的长发给剪了,放话死都要死在陈家。秀莲妈最后不得不一边抹眼泪一边放狠话,从此母女断绝关系,就当没养这个女儿!

大陈和秀莲迅速领了证,很快秀莲就为大陈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叫思思。思思长得很像秀莲,大大的眼睛,白白胖胖的就像挂历上的年画娃娃一样。我小的时候经常跑到他们家里玩,对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很是喜欢。这几年,大陈无疑是幸福的,白了胖了,病情稳定好转了,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小两口种点田地,做些小小的手工活勉强维持生计。

思思一岁多能蹒跚学步的时候,秀莲就跟大陈商量,孩子大了花费也多了起来,大陈的医药费也是笔不小的开支,还不如秀莲出去打工挣钱,病情稳定的大陈一边种地一边带好思思。

秀莲就这么一步三回头眼泪汪汪地出门打工去了,才开始基本上是一放假就急急忙忙往家里赶,后来慢慢变成了一个月回一次,最后来就是三个月甚至更久。就这么过了一两年,在大陈的悉心照顾下,思思长得更可爱了。而秀莲变得更漂亮了,每次回来都是大包小包的。村子里开始慢慢有些流言蜚语,说秀莲做的是一些不正经的事,敏感的大陈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变得一日比一日沉默起来。

有一天,秀莲回家提出来要把思思带回娘家养,说孩子立马要上学前班了,大陈身体不好,还不如她出生活费放在她妈那边养,这样她在外面也比较放心。其实那次以后秀莲妈就跟他们没有过任何联系了,哪怕生下思思,秀莲妈也没过来看一眼。估计是秀莲回家苦苦哀求下,秀莲妈最终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啊!

就这样,大陈再不舍,秀莲还是带走了思思。故事确实很世俗,没有了孩子的牵绊,秀莲压根不是回得很少而是基本上就不回了。就这么又过了一两年,大陈一个人窝在那个小小的房子里,仿佛又回到了结婚前的生活,身体每况愈下,艰难度日。他很多次想去岳母家探望孩子,每次都被秀莲妈用竹竿棍子给赶出来,骂他是短命鬼,不要再来害秀莲母女了。老实巴交的大陈都是沉默不语,抹着泪蹒跚就回家。

我不知道大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会想些什么,一个人长久的处于黑暗之中甚至他已经习惯这种黑暗的时候,有人却出其不意地给予他温暖的阳光,最后却还是要剩下他一个人长久的去面对现实,这是怎样的一种残忍!这个时候应该只有细毛能理解他的处境吧,其实大陈和秀莲能走在一起,也是细毛当时极力一手促成的。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细毛应该心里也是非常内疚自责的。

慢慢的,大陈一病不起了,这个时候秀莲和思思已经一两年没回来过了。细毛数次去过秀莲娘家,奈何人家就是闭门不见。这时的大陈知道自己已经病入膏肓时日不多了,苦苦的一再哀求着好友帮忙,希望在离开之前能见上孩子最后一面。细毛看不下去了,卷起铺盖就在秀莲娘家门口睡下了,扬言不见到人他也不回去了。这下秀莲妈没办法了,只好答应过阵子秀莲回来就让秀莲母女回去看大陈。

就在一个萧瑟的落叶纷飞的秋天,大陈走了,走得悄无声息。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这个曾经让他无比留恋的世间的。细毛说发现他的时候,他就那么一个人躺在床上,全身冰冷,而一双眼睛却瞪得大大的。细毛哭了,他知道大陈放不下思思,到最后都没能见上女儿一面,这是大陈没能了却的牵挂。

村民们派人去通知了秀莲一家,也自发地为大陈举办了隆重的葬礼。他们把大陈安葬在大陈父母妹妹墓地的旁边,周围的大婶子们都抹着泪,说这伢子以后不孤单了,有他爸妈妹妹陪着呢!而直到大陈入土为安,也没有人见到秀莲回来..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大陈死后差不多一年的时候,秀莲竟然带着思思回来了!邻居们都在大骂秀莲没良心的时候,秀莲默默地牵着思思,爬到大陈埋葬的山坡上,哭成了泪人。她说她妈根本就没告诉过她大陈病重甚至过世的事,她拉着思思的手,说这下面睡的是你爸爸呀!那几天的秀莲就像木偶一般,每天去大陈墓前失声痛哭,然后回家躺在大陈病逝的床上一言不发,默默地垂泪。

细毛说秀莲之前确实是想过带走思思离开大陈去过更好的生活,但最后两年她却是和中介签署了协议出国务工,看尽别人的眼色,没日没夜地加班,还想着挣两年钱回来盖个新房子和大陈好好生活,赚的钱够盖个新房子了,但是大陈却没有等到她。

三天后,秀莲带着思思离开了。走之前她把大陈墓碑换成了新的,在右下角刻上了爱妻秀莲和女儿思思敬立几个字。她把墓碑擦了一遍又一遍,和思思再次抱头痛哭了一场,又把大陈那两间老房子打扫得一尘不染。往后每年的清明,都可以看见秀莲带上思思去拜祭大陈,但任谁都没见过她再踏入那个曾经承载了她所有爱情的老房子一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