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症如何克服 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

2018-11-03 - 社交恐惧症

你说的这个恐惧症我也有一点点,不过现在我是只对那种不是很熟悉的七姑八婆之类的亲戚才会有这种憋屈感觉,对朋友和同学之类的我话会很多,也很自在。

小时候我也是有过比较严重的社交恐惧症,走在路上觉得别人都在看我,浑身不自在,没有自信,会对别人投来目光很恐惧,别人一看我我就觉得自己是不是哪里有问题,我是不是看起来是个freak,衣服搭配错了还是怎么了。

社交恐惧症如何克服 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如何克服 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

其实在那之前我和别的小伙伴玩得都很好,一点也不害羞,估计是某些同学骂我什么同性恋白痴等等(其实他连同性恋什么意思都不知道),还有一些打击我自信的事情,让我怀疑自己的存在,给我留下了心理阴影,从而产生了这个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如何克服 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如何克服 如何克服社交恐惧症?

但是直到初中三年级我才正视这个问题,那时候有一节英语课(我英语那时候是垫底的),老师问了一个问题说我们班最害羞的同学是谁?我以为同学们会指向另一个男生,我觉得他比我可害羞多了,结果几乎全班都喊着我的名字,然后我就蒙了,太打击了,没想到我在别人别人眼里是这么个形象,那时我才开始仔细思考为什么会有这个恐惧症,想要改变自己的这种状态,我在报纸,书和网络上找资料,最后结论是我太注意别人对我自己的看法了,几乎是活在别人的评论里,别人对我不经意的评头论足都会使我深刻的反思自己的行为和三观,而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喜欢我自己,不能接受自己的一切。

一段时间之后,我开始努力尝试别管别人的目光,然后我发现根本没人怎么注意我,走在路上人家谁有空理你啊,最多只是瞟你一眼而已,你没那么重要,也没那么特别,没有那么多观众,之后我就释然了很多,正常了很多,别人看我我会装作没看到继续走,那个看我的人也跟看见空气一样无视我。最后我发现,别人之所以看我,是因为我走在路上总在注意有没有人看我,目光偷偷扫着别人的脸,别人注意到了,自然会看你一眼。

不能接纳自己这个原因时我最近才发现的,所以当在婚宴之类的有很多陌生亲戚的聚会上时,我还是会很不自在,因为在这种场合,晚辈会成为冥冥中的一个焦点,你的表现意味着你家的家教,你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这些亲戚评价你家的标准,人家表面上虽然不说,一回家就开始评头论足,谁谁谁家的孩子太没教养了,谁谁的儿子怎么找了个这么难看的媳妇等等。

再加上我又是慢热型的人,跟这些亲戚相处自然相当的不爽。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完全认可自己,包括自己的缺点和失败,要你自己知道你是没有什么可见不得人的事,要活得坦坦荡荡,真正的完全的爱自己,接受自己的缺陷和缺点,才能有自信,才不会怕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不然你见到陌生人还是会联想到自己的缺点,想方设法的要隐藏这个“见不得人”的缺点,然后就畏畏缩缩的不敢与人交流。

重新更新下答案吧,最近对社交恐惧症有了些新的了解,前不久在百度里看到了“神经症者”的介绍,我觉得每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都应该看看自己是否是神经症者,我觉得“神经症”很大程度上会导致社交恐惧症。下面是介绍神经症者的全文(下述文章引用自百度知道日报,侵删):

完美主义、社交焦虑:神经症者的心理困扰 导语:神经症者活在自己的内心里,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却又时时关注别人的反应,以为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 作者:科学公园 沉路的小屋 神经症不是最严重的心理问题,但却是很痛苦的。

反倒是最严重的心理问题——精神分裂症患者由于丧失了自知力并不觉得痛苦。神经症患者虽然长期生活在痛苦中,却一般不会自杀,这和抑郁症不同。神经症者对自己有很高的期待,无法接受现实的自己,因此内心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总是在和自己战斗。

神经症者缺乏安全感和归属感,对爱的渴望无限“贪婪”,过分索取的结果是耗尽自己的支持系统,于是安全感和归属感更加缺失。神经症者过分关注自己的情绪,因此深受自己的负面情绪的影响,从而严重影响自己的社会功能,有时即使是很简单的事情也缺乏行动力。

神经症者在人际交往中敏感脆弱,渴望关注又害怕关注,显得别扭,容易受挫而变得回避交往,表面显得冷漠孤僻,事实上非常渴望别人对其热情和亲密。

神经症者活在自己的内心里,对外面的世界漠不关心,却又时时关注别人的反应,以为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 无法接受自己的完美主义者 神经症者都是完美主义者。他无法接受现实中那个有缺点的自己,无法与自己和平相处,他把自己当成敌人和对手,总是处于战斗状态。

他的思维方式是非此即彼的,全或无,他想找到一种方法,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却永远也找不到。他不允许自己犯错误,不能容忍一种有缺陷有遗憾的生活和人生。

他的自我是分裂的,既自负又自卑。“他希望自己无能为力……但与此同时又……坚持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他倾向于感到自己无足轻重,一文不值,但如果别人不把他当天才看待,他又会勃然大怒。”(卡伦·霍妮《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神经症者内心有许多“不合理信念”。

“我应该是一个重要人物”或者“我一定要成为一个重要人物”只是其中之一。他的理想和目标极其远大,但现实的脚步却远远跟不上。他本来是有许多潜力和天赋的,但由于他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与内心的交战上,这就严重限制和磨损了他的才能的发挥,也就限制了他的成就。

尽管如此,由于他的偏执,他还是会在某些方面变得比许多其他人优秀。这也许构成了他自恋的资本和维持他的高自我要求的基础,但他对自己的期待实在太高,因此他永远无法找到自信。

缺乏行动和成就的支撑,理想主义者就立即变成空想主义者。 因此,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学会接受自己,无条件地接纳自我。

不再把自我的价值建立在“表现”和“成就”的基础上。他总觉得:我表现不好,所以我没有价值;我不够优秀,所以我没有价值。必须纠正这些信念。“我在故我好”,只要你活着,你就是有价值的,你的价值跟你的表现无关,跟你的成就无关。

为什么要因为“有缺点、没成就、表现不好、不够优秀”就拒绝接受自己呢?如果你爱一个人,你会因为这些原因而拒绝接受TA吗?你不会,对吗?那样很“势利”,很“现实”,不是吗?那不是“真爱”,更不是“理想主义”,不是吗?那么,好好爱自己吧!

从今天开始,无条件地接受自己,喜欢自己,爱自己,爱那个“有缺点,没成就,表现不好,不够优秀”的自己,这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 在接受自己的基础上来改善自己、超越自己。

接受自己,不等于安于现状,从此不必再努力。接受自己,是承认和接受事实,客观地评价和认识自己,不回避不幻想,不用一个完美的幻象来代替现实中的自己;接受自己,是从根本上重新定义自己的价值,不再把自我价值和自信建立在那些易变、脆弱的外界事物上。

接受自己,你会活得坦然和自信,不再为自己的表现而焦虑,因为你的表现与你的价值无关。在这种心平气和的状态下,你的潜力可以得到更充分的发挥,你的时间和精力可以更多地花在自己的目标上,而不是与内心的战斗上,于是你更容易取得进步和成就。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二个建议是:合理地期待自己,找到“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之间的平衡点。他对自己的期待和要求是非常高的,这与他的客观现实形成严重的分裂状态,因此他长期生活在焦虑中,即使他取得了一些成就和进步,他也很难获得成功的喜悦,因此他的生活就鲜有快乐。

自我实现是人类的正常需要,因此想取得成就甚至想成为“不平凡”的人,都是正常的想法,但如果偏执而极端地认为“我应该成为重要人物”、“我一定要成为重要人物”就错了。

世界按照自己的规律在运转,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的规则是在竞争中自然形成的,无论从历史事实或是从数学中的“正态分布”规律来看,能够成为“重要人物”的人都是少之又少,而且成为“重要人物”是时代、才华、机遇等因素机缘巧合的结果,并非单靠个人努力可以实现,更不是你有这样的(哪怕是强烈的、偏执的甚至疯狂的)动机和期待就会变成现实。

从这个意义上,那些脱离自己的能力和潜力而设定的所谓“远大理想”纯粹是浪费时间,而且让自己更加痛苦,反倒是设定一些合理的能够实现的目标更容易成功,也更能够增加自己的幸福感。

我们必须深刻认识这一点:世界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你所有的愿望、梦想、理想、蓝图、战略都只是你脑袋里主观的“想法”,和“承诺”一样是完全的空头支票,并不是客观现实,而且越是“远大”的理想,就越没有意义。

并不会因为你有比别人更远大的理想,你就真的取得比别人更大的成就(如果是这样那就真是“心想事成”了,那么大家都不要工作都来做梦好了),反倒是那些很少做梦脚踏实地的人,那些懂得“期望减半,努力加倍”的人能够走得更远。

只要想一想就明白,我们真正能够把握的只有“今天”。 那么,什么样的理想和期待才是合适的呢?对此我们强烈建议:做最好的自己。把名人、伟人当榜样而不是“偶像”,学习他们的优秀品质但不要把他们的成就当成自己人生的标杆。

事实上,无论我们把谁当标杆,终其一生我们能够努力成为的依然只是“最好的自己”。马斯洛对人类最高层次的需要“自我实现”是这样定义的:人倾向于充分地发挥他的潜能,不断地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人。

注意这里的用词:“能够成为的那个人”而不是“应该成为的那个人”,这意味着一个人的最高成就就是完全充分地发挥他的潜力,努力成为他能够成为的那个“最好的自己”,除此之外,再“远大”的理想都是空想。

放弃“偶像”的成就标杆,把“做最好的自己”当做人生的信念和努力方向,你就能够设定出适合自己的理想和目标,能够不断超越自己。这样,理想才真正成为引领你的人生的灯塔,而不是成为压迫你的人生的一座大山。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第三个建议是:允许自己犯错误,不再做“完人”。李开复在《世界因你不同》里提到:谷歌是一个允许犯错误的公司。有一次,公司的一个副总裁犯了一个严重错误导致公司损失几百万美元,公司的最高领导竟然对她说:“我很高兴你犯了这个错误,因为我希望这个公司是个跑太快、做太多的公司,而不是一个做太少、太小心的公司。

跑太快、做太多不免会犯错。如果不犯错,反而意味着我们没有冒足够的风险!” 任正非说过:“在人生的路上,我希望大家不要努力去做完人。

一个人把自己一生的主要精力用于去改造缺点,等你改造完了对人类有什么贡献呢?”“没犯错就可以当干部吗?有些人没犯过一次错误,因为他一件事情都没做。

” 人际敏感的社交焦虑者 神经症者是人际敏感的社交焦虑者。他的思维十分纤细,神经过敏,加上性格偏执,容易“受伤”,把别人无意或善意的言行理解为恶意。他渴望别人对他亲密和热情,害怕别人对他冷淡和冷落。

他害怕别人“不理他”。他不喜欢主动和人打招呼,害怕别人不理他;他离开一个场合时不喜欢和人告别,害怕别人“没听见”。如果他发短信给别人而没得到回复,他会心情很难受,如果是找人帮忙的短信,那么他会更加受伤,并从此远离那个人。

对别人的任何行为,他心里都会无法控制地反复回忆和揣摩,而且他是“内归因”的,当别人没有回复他时,他会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别人才“不理他”,才对他“不好”。如果他在路上跟人打招呼而别人没有理他,他会认为那个人一定是不高兴,对他有意见,进而思考“他为什么不高兴”,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总之,他的神经是脆弱的,很容易受伤而导致情绪不良,这给他(以及周围的人)造成了沉重的负担,这导致他越来越讨厌和回避社交,也让其他人要小心翼翼与之相处,以免一不小心“伤害”到他。

神经症者是自我中心的。他被自己的感受轰炸得应付不过来,哪还有精力去体会别人的感受。“一律以自己的感受为出发点和归宿点,最终陷入作茧自缚。

”他的生活是“情绪中心”的。他很看重自己的情绪,过分关注自己的感受,对现实的目标和问题反而有意无意地忽视。由于这种关注,更放大了情绪的影响,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他的行为是被情绪控制的,所以虽然他处处为自己考虑,“但是所作所为又都与自己的根本利益背道而驰。

”神经过敏加上情绪中心,让他的情绪经常处于不良状态,加上他对自己的苛刻要求(“我怎么可以情绪不好呢?太不像话了!”),于是社交焦虑甚至恐惧就不可避免了。

神经症者在成长过程中缺乏关爱,没有建立好牢固的链接关系,所以他非常渴望爱,这种对爱的渴望是强烈的、贪婪的。这导致他不自觉地依赖那些对他好的人,而这种依赖通常给他人带来某些负担。

他渴望被接纳,害怕被遗弃,为了获得接纳甚至不惜代价去讨好别人,这种依赖要么让人厌烦,要么被人利用。总之,他很难如愿以偿地获得他想要的那种全然的无限的爱。神经症者“的人格一直停留在儿童阶段,他们是没有长大的孩子,害怕遗弃,害怕分离……”他感觉父母亏欠了他,长大后他就通过“得病”来“讨债”,向父母讨债,向别人讨债,向世界讨债。

神经症者智力很好,喜欢阅读,喜欢自我分析,他似乎懂得很多道理,但总是走不出自己的怪圈。

他无法真正改变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的问题能够带给他一些“好处”和“特权”:获得别人的关注、同情和关爱,放弃某些属于自己的责任等等。他的内心是有很多想法和欲望的,但他总要掩藏起来,让人觉得他是纯洁的,拼命压抑的结果就是导致内心更多的冲突和恐惧,而外在的行为给人感觉别扭。

在社交场合,神经症者既害怕关注又渴望关注。由于焦虑,他害怕别人关注他,但内心对爱是如此渴望,他又非常渴望关注,因此在不同程度上他是一个表演者。

“自我虐待和自我摧残常常是他们的保留节目,他们借此来展示自己的伤口,借此来赢得人们的同情和怜悯”,“表演是他们获得关爱的唯一方式和手段,他们活得很累,可他们又不愿意改变,因为没有了表演他们什么都没有。

” 总之,神经症者在社交中是不可爱和不受欢迎的。社交对他来说是痛苦的事情。“不认识到神经症中包含着这种令人瘫痪无力的绝望感,就不可能理解任何严重的神经症。……在所有那些古怪的虚荣、自负、要求和敌意后面,有一个正在受苦的人。

他感到自己已被永远排除在一切使生活值得一过的欢乐和享受之外,他意识到即使他得到了他希望得到的一切,也不可能真正享受它。……一个象这样完全被关闭在幸福的大门之外,不可能获得任何欢乐的人,他要是不对那不属于他的世界充满仇恨,那他倒真的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天使了。

”(《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 我们给神经症者的第四个建议是:学会独立,放弃依赖。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审视和纠正自己头脑中的不合理信念:别人应该爱我,应该支持我、关心我、喜欢我,应该对我好。

如果你这样想,你自然会处处遭到挫折,感到伤害,因为不可能每个人都对你好,都支持和喜欢你。正确的信念是:我希望别人对我好,但我不知道不可能每个人都对我好,因此,如果有人不喜欢我或忽视我,我也不会觉得“受伤”,因为别人没有义务对我好,没有别人的喜欢,我也一样能够活得很好,这没什么。

学会独立和坚强,学会依靠自己。

记住,别人没有义务来爱你。 我们给神经症者的第五个建议是:以目标为中心,不要关注自己的情绪。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目标上,集中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上,你就没有心思去想自己的问题,负面情绪就不容易产生,即使产生了也不容易扩散、放大,也就不容易影响和控制你的行为。

不要太关注自己的感受,感受什么都不是,只是一种情绪。“凡正事不足者,必症事有余,凡正事足者,症事溜之大吉。” 森田疗法告诉我们:顺其自然,为所当为。

“对于出现的情绪和症状不在乎,要着眼于自己的目的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对待不安应既来之则安之’,‘情绪要顺其自然’,仍然去做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如果出现了不安就听凭这种不安去支配行动。自己的情绪好也罢,坏也罢,惟有行动要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 神经症者始终缺乏安全感,因此他总在试图“控制”,通过控制来获得安全感。他一生都在追求金钱、权力和成就。“神经症病人往往倾向于服从他人的意志,但与此同时他又坚持认为世界应该适应自己。

他倾向于感到自己受奴役,但与此同时又坚持认为他支配他人的权力应该是无庸质疑的。”(《我们时代的神经症人格》)在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他内心的不合理信念:坚持认为世界应该适应自己。

而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此,他就总是活在焦虑中。 即使是自己,也并非完全能够控制。许又新教授在《“相对不随意”在心理治疗中的应用》中说:“在感到疲劳而坐在沙发里闭目养神时,常常免不了出现各种互不相关的杂乱思想……健康人听其自然,也就相安无事,有焦虑气质的人力图控制它,反而强烈地感到控制不住而烦躁。

……可以说,控制不住是控制过分造成的结果。” 我们对神经症者的最后一个建议是:培养自己的兴趣,过充实的生活。

如果你希望先彻底解决自己的“问题”然后再开始好好生活,那么你可能永远无法开始你想要的生活。学会忘记自己的“问题”,不再把“治好自己”当成生活中的首要事情,而是积极地投入到自己的目标和兴趣中去,通过小事积累自信,通过兴趣增加快乐。

“像健康人一样地生活就能健康起来。神经质者总是希望先消除症状(改善情绪),然后再恢复到健康的生活,这样做永远不能有健康人的生活。若对情绪不予理会,首先像健康人一样去行动,这样,情绪自然而然就变成了健康的情绪。”

再更新一下(2018年8月11日),我觉得社交恐惧症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根源就是: 无法接受社交失败,也就是放不下。看到陌生人紧张也好,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说话也好,究其根源就是无法接受社交失败的结果,怕别人不理你,怕别人讨厌你,别人如果不和你好不喜欢你,就好像天要塌下来一样。

其实只要接受了最糟糕的结果,和人交往的过程就会得心应手很多,因为当你能接受别人不喜欢你,甚至讨厌你,憎恨你的时候,交往的过程就没有那么重要了,这一切症状就会自然消失,因为你已经不在乎了。

也许有一天当你能接受众叛亲离,当你能接受一切的失败和不堪(接受失败不意味着你的人生就是失败的),那时候你才能拥有和 凤姐 一样强大的内心,纵使有几百万人的诋毁和嘲笑,也依然活得怡然自得(不要认为没了社交恐惧症就好像没了廉耻一样,你只是不会再那么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这样你才能把所有的精力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面,去追求你人生的意义)。

另外一方面我认为有社交恐惧症的人往往都没有一个独立的自我评价系统,我们对自我价值的认定都来源于他人的评价,他人的不喜欢就是我们的失败,希望你们仔细想想,那些你害怕交流的人他们真的重要吗,他们怎么想你真的重要吗?我们都要思考的是这一生中真正对我们重要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要在这一生中达成哪些重要的目标,也许是家人,也许是事业,真正决定我们价值的是这些事情,而不是别人对我们的看法。

至于我自己,社交恐惧症对我的影响已经很小了,原因可能是我经历过一些社交失败,和演讲失败,这些失败本身虽然痛苦,但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生活体验,经历过了也就释然了,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脱敏疗法”吧。

相关阅读
  • 社交恐惧症测试 社交恐惧症如何检测

    社交恐惧症测试 社交恐惧症如何检测

    2018-11-03

    社交恐惧症如何检测呢?社交恐惧症也叫做社交焦虑症,是一种对任何社交行为或者是公开场合都会感到极大的恐惧或者忧虑的精神疾病。很多朋友在患了社交恐惧症会后不自知,也不认为自己是患了精神疾病,那么社交恐惧症如何检测呢?社交恐惧症也叫做社交焦虑症。

  • 社交恐惧症自我治疗 社交恐惧症患者如何进行自我治疗

    社交恐惧症自我治疗 社交恐惧症患者如何进行自我治疗

    2018-11-03

    社交恐惧症患者如何进行自我治疗?社交恐惧症是一种比较高发的疾病,该疾病的发病严重影响着患者生活、学习以及工作。大家在患上社交恐惧症时一定要积极配合医生对症治疗,此外在日常生活中还可以进行自我辅助治疗,如勿对自己要求过高、自我调整呼吸、别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反应、社交训练等。

  • 社交恐惧症终于好了 什么样的男人会有社交恐惧症

    社交恐惧症终于好了 什么样的男人会有社交恐惧症

    2018-11-03

    继强迫症、拖延症之后,当代人的怪状又多了一条社交恐惧症,这样的人往往不能处理好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无论是和自己的女朋友还是家人朋友,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我有一个朋友叫小芳,前段时间处了一个男朋友,刚开始的时候觉得对方温柔体贴。

  • 如何治社交恐惧症 治疗社交恐惧症应该如何正确用药

    如何治社交恐惧症 治疗社交恐惧症应该如何正确用药

    2018-11-03

    通常,患有社交恐惧症的患者已经丧失了独立生活、思考的能力,一举一动都需要患者家属的照顾,不同于残疾人群体,大部分的社交恐惧症患者虽然身体健全,但是却失去了正常的意志和思维,急需治疗社交恐惧症的药物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