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2019-09-10

脚板范围太大,结构太多,各种各样的疼痛也太多,无法一一列举,今天就谈谈几种常见的足底疼痛吧。

1、平底足,这种情况是因为足底韧带松弛,无法支撑体重的压力和走路所产生的张力,构成足弓的诸骨无法紧密链接成稳定足弓,从而发生塌陷。因为足弓塌陷,足底跖筋膜被动拉长,长年累月,完成劳损和炎症。这种情况如果小孩时候发现,是可以矫正的,较大的小孩和成年人则需要手术才可以。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2、高弓足,足弓太高,足底面积变小,足跟紧张,跖筋膜也过度紧张容易疲劳,产生劳损性炎症引起酸痛胀的感觉。足底的前内侧,特别是第一跖骨头的位置受到的压力最大,脚底皮肤硬化,时而干裂,发生疼痛,足底其他受力点也因为压力过于集中而容易发生各种疼痛,走路困难。因为足弓过高,鞋子也很难找。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3、足跟脂肪垫炎,大多数发生在妇女,特别喜欢穿硬底拖鞋或者光脚,经常站着做家务的人,这种病以前叫战壕足,因为战壕里阴冷潮湿,士兵们经常十天半月的蹲在战壕里,慢慢出现这种疾病。这种问题只要反过来就可以好了,穿干燥温暖且松软的鞋子,平时少站立,避免湿冷的地方,特别光脚的时候,慢慢就会好。最好体重别太高。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4、足底跖筋膜炎,那些经常经常超负担走路的人,因为足底跖筋膜过度受到牵拉,引起疲劳,炎症,感觉足底酸胀为主,时间长了,跖筋膜和足跟跟骨连接的地方容易长出“骨刺”,骨刺本身并不会引起疼痛,它因为损伤和炎症才出现,无论疼不疼痛,骨刺都是存在的。用手指压,可以探测到一个最痛的点,这个点就是骨刺存在的地方。不过,虽然那个地方最为疼痛,却不是骨刺引起的。

军训脚底板疼 脚底板疼是怎么回事?

5、跟骨高压症,因为压力超过足跟的负担能力,高体重的人和过多站立的人,特别穿不适合鞋子的,容易产生足跟压力过大,感觉足跟胀痛,用手捏足跟或者用手指压足跟周围,都会引起疼痛,这种情况以休息,抬高患肢,促进循环为主,压力会逐渐减小,如果确实顽固,难以缓解,可以在骨头上钻几个洞,胀痛感会很快缓解。

6、跟腱止点炎,那些穿低跟鞋的,经常蹲着工作的,经常跑跳的人容易得这个毛病,跟腱长期处于紧张状态,超过负荷,造成细微损伤,日积月累,发生炎症,产生疼痛。这种情况可以穿足跟比较高的鞋子,可以明显减轻足跟跟腱的张力,让跟腱得到恢复,炎症逐渐消退,疼痛消失。

7、穿鞋子不合适引起的足部疼痛也很常见,具体需要分析,什么样的足部适合什么样的鞋子,不适合的穿鞋子,长期的话,很容易造成足部慢性损伤,甚至畸形。

8、足外翻,因为足弓也是塌陷的,足跟外翻,足底和足内侧承受的张力特别大。韧带筋膜受到过度牵拉,也会形成疲劳性损伤,发生疼痛,特别在需要较大活动量时,例如弹跳,长距离走路,爬山,上下楼梯,都更容易引发症状。这种情况,穿足弓垫鞋子可以缓解症状,很小的孩子则可以石膏矫正,因为足外翻的原因多种,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些一出生就能确定需要手术。有些早期可以保守治疗,年纪较大则需要手术。

足底疼痛还有其他很多的问题可以引起,只是比较少见,今天只介绍几种比较常见的。如果有什么问题,请给我

相关阅读
  • 足模的脚底 “踩在脚底下”的创新难能可贵

    足模的脚底 “踩在脚底下”的创新难能可贵

    2019-09-10

    创新大概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挂在嘴上,一种是踩在脚底。挂在嘴上的自然喜欢、甚至善于天花乱坠的花式表达,通常是一番云山雾罩之后便没了下文。仅仅挂嘴上除了满足自我的虚荣心,结果也无非止于“平安无事”。它看似没有破环性。

  • 口干症对牙齿有影响吗 口干症可引发龋齿

    口干症对牙齿有影响吗 口干症可引发龋齿

    2018-08-14

    随着人们对口腔健康意识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人走进了口腔专科机构。口腔专家表示,在重视刷牙、洗牙的同时,也应重视口腔运动及口腔疾病,为牙齿提供一个健康的口腔环境。口腔具备自净能力正常情况下,我们的口腔具备自净能力。

  • 秋季腹泻怎么办 儿童秋季腹泻怎么办?

    秋季腹泻怎么办 儿童秋季腹泻怎么办?

    2018-07-10

    秋季是儿童腹泻高发季节,很多孩子会突然出现呕吐、腹泻,家长会说孩子上吐下泻,很多孩子还会发热,伴有咳嗽等症状,这些均是秋季腹泻的表现,家长看到孩子吃什么吐什么,拉出来全是水,精神萎软,总是要睡觉,一般都很着急。

  • 肢体无力与乏力 20年的肢体无力 竟然是“钾”低了……

    肢体无力与乏力 20年的肢体无力 竟然是“钾”低了……

    2019-09-04

    “大夫,我肢体无力20余年了,四处求医都没有看好,还被大家称为‘精神病’,我心里很难受,这次特意找您来帮我看看这老毛病。”前几天,48岁的刘某急切地对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二病区主任张晓曼说。接诊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