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2019-09-02 - 虚伪

更让我忍无可忍的是,有一次和一个女人一起喝酒的时候,那个女人对我说:“北野先生真是个好人。” 我又不想做好人,我想做坏人,我只想和她颠鸾倒凤。可是,被她这么一说,我还有什么戏好唱呢。我只能把好人的样子装到底。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分手的时候,那个女人还要最后再刺激我一下。 “以后有事就找我商量好了。” “你混蛋,谁要找你商量什么事啦,我只想和你睡觉。” 这种话是说不出口的。于是,继续装下去,说什么“知道了,路上当心哦”,然后挥手拜拜,她怎么会知道我们男人有多可怜呢? 不对,她应该知道的。正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才会说“你是个好人”这种话。这就是女人的狡猾之处。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by北野武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年过七旬的北野武出了本恋爱小说《返朴》,里面叙述了从暴力美学中盛开的终极之爱,两个偶然相遇,不知对方身份互相吸引的男女,没有留下数字时代的任何联系方式,他们约定在同一个地方每周傍晚再见。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讽刺婆婆虚伪的句子 北野武:虚伪的真心话

难道这个充满“恶趣”的老家伙真得返璞归真了吗?就在去年,他不仅仅推出了称为“北野蓝”的时装品牌,而且用他自己的油画,为包包服饰等等宣传拉风,甚至在综艺节目上调侃自己要去当男优。

一个人青春不羁,孟浪冲动,荷尔蒙四溅,偶尔为之,基本算是青葱时光的记忆了。几十年如一日如此“作”的活着,北野武大概是为数不多的老男人。

1994年,北野武遭遇了比邻死亡边缘的车祸。在那次之后,47岁的北野武开始了绘画涂鸦之旅。绘画既属于艺术的范畴,又不能仅靠技法,成为熟练工作。直到2010年,充满诙谐童趣的画作在巴黎展出,北野武首次也有了画家的身份。

各领风骚荷尔蒙充沛的家伙,李敖与他不同,老矣的李敖,似乎锐气尽失,虽然还保持一贯的虚张声势,倒想回归一本正经,可是已经把浪荡视为男人这一生的习惯,文化大师的面孔就显得有点虚幻稚嫩了。

北野武这时候写起纯爱小说,秉承着“想要这样恋爱,哪怕一生只有一次”。前几日清明假期刚把《失乐园》回炉阅读下,隔着春日暖阳的阳台,突然不那么波澜不惊,日本男人一边与生活虚与委蛇,一边视爱情为人生第一必须的。

类似北野武反反复复地标明《返朴》是“一生仅一次”的恋爱,根本不会想到他会呈现七十多岁的老态,分明是17岁才能有的模样。回想起《菊次郎的夏天》带着小男孩寻母的菊次郎大叔,蓦然升起恍若隔世的感觉。

说句羞涩的话,第一次观看北野武自编自导自演的《花火》,竟然迷上了剧中北野武妻子的扮演者岸本加世子,女主好像没有什么台词,日本女人的沉静特别令人着迷,包括久石让的配乐,至于北野武刻意制造的血腥浪漫,倒被小男人随意忽略了。

生和死的问题,探讨起来的意义本就不大。实际上所遭遇的狭路相逢,抑或遇而不见,遇而不得,都是偶然中的必然。每个人掌握有各种不平凡,极尽所能的自私自利,只有一点相同,与花一样,各种盛开转败的寂寞。

在日本,女人崇尚愈年轻愈好,男人则是历久弥香,与艺术沾边的老男人居多。北野武电影的特征明显,久石让的插曲,山本耀司的西装,当然荒木经惟伤感之旅的摄影,与北野武主观意识太强的影像有点排斥不搭。

北野武的《虚伪的真心话》主要讨论艺术,艺术也要讨别人欢喜如何如何,“我再说一次,真正的真心话就是乱七八糟的欲望。现代人说的真心话,只是另外一个水平的场面话罢了。”

虚伪还维持在实话的层面,见面顿首,有时候甚至以为自己只有物质的欲望,其他均不感兴趣,物质的赤裸裸,以致人人以金钱多寡衡量地位成功,到底活成了乱糟糟的别人。

麻木不仁,难在有趣,至少周遭,鲜有北野武如此趣味横生之人,孜孜不倦,童心未眠。车祸后的第三年,留下面瘫的北野武,忘不了自己躺在病床上的七八个月,他用《花火》诠释了自己对生命的理解,包括他那些不可胜数的小女友。

北野武大叔如此只争朝夕,如此欢腾,电影绘画时装等等都像春天的花衣裳。看样艺术的真实,同样不敌俗世的龌龊碰撞,生命大抵便如烟花一样,极尽灿烂璀璨,依然转瞬即逝。

相关阅读